首頁 > 被迫轉職的劍修 > 249.主動請纓

249.主動請纓

    防盜, 購買全文50%可以看到正文,沒買滿72小時后可見  清晨時分

    葉霧沉在成功的睡了葉廣寒一夜之后, 覺得葉廣寒應該不氣了, 自己安全了。

    然后就心情大好的轉身出了屋,朝著做早課的地方,藏劍峰洗劍閣走去。

    在他走出去葉廣寒洞府沒幾步,老遠的就看見了崔煜站在那里。

    葉霧沉看見他, 頓時臉色一愣, 然后心下就有些怒氣沖沖, 他還敢來!

    都是因為他, 他才會被自家爹給一通好罵。想起昨夜葉廣寒訓他的時候, 葉霧沉至今都覺得心下一陣疼痛, 臉上一陣紅一陣白的,心情委實不好。

    都怪他!

    葉霧沉目光看著前方的崔煜,心下就有些來氣。

    而遠處的崔煜, 也一早的就看見了他。

    他瞧著葉霧沉看他不善的眼神, 以及那清白的臉色,哪能不知道他心下所想。

    這是生氣了。

    崔煜心下也是頓時哭笑不得, 覺得自己這事情辦得真糟糕,兩面不討好。葉長老怪他帶壞小師弟喝酒逃課,小師弟怪他害他挨罵受罰。

    天地良心, 他真是一番好意, 雖然這好意里摻雜了一點其他的小小不為人知的心思。比如, 他實在是好奇自家小師弟喝醉是何等模樣, 這小小的惡趣味,但也算不上什么大惡。

    只是他運氣實在不好,昨夜剛灌醉了小師弟,第二天小師弟的爹就回來了。

    早在得知葉廣寒回來之后,崔煜心下就咯噔一聲,暗道不好,這未免也太巧合了一些吧。

    果然人不能做壞事,崔煜心下道。

    隨后便思索開來了,這事情該如何善后。

    他知道葉廣寒為何生氣,更知道葉廣寒那滿腔的慈父心腸,這世上倘若有一個最愛小師弟的人,那個人不是他,也不是任何人,只會是葉廣寒。

    這個從一開始就將小師弟當成是心尖兒的葉長老。

    所以,他一點也不擔心葉霧沉會在葉廣寒手上吃苦頭。葉長老舍不得重罰小師弟,而小師弟素來也是個聰明的,知道誰對他好,更知道如何利用這種好感。

    即便是葉長老,也別想在小師弟手上討到便宜。他擔心的是他自己,是的,崔煜擔心的是他自己。

    他知道葉霧沉聰明,更知道這孩子是有多心氣高,愛憎分明。這回,不管怎么說,也是因他事起,若非他那點小心思,葉霧沉不至于如此。

    到時候,葉霧沉免不了要遷怒他一番。

    所以,這一大早的,崔煜就自動前來謝罪了。

    “小師弟。”崔煜走上前幾步,對葉霧沉說道。

    瞧見他,葉霧沉停下腳步,聲音不咸不淡道:“大師兄。”

    一聽他這聲音,崔煜心下頓時苦笑一聲,然后說道:“你還生師兄的氣嗎?”

    “我若是說,我亦不知道葉長老昨日會回來,你信不信?”崔煜道。

    葉霧沉聞言,目光看著他,道:“我自然是信的。”

    然后,便見他勾起唇角,聲音譏誚道:“你還沒那么大的能耐,能知道我爹的歸程。”

    崔煜見他如此,臉上苦笑更深了,“這事是師兄沒做好,師兄在這給你賠罪了。”

    “你要如何才能原諒師兄?”崔煜說道。

    葉霧沉目光看著他,說道:“當真?”

    “自然是當真。”崔煜。

    “那我要一壇仙靈果酒!”葉霧沉說道。

    “……”崔煜。

    頓時目光哀怨看著他,說道:“小師弟,你這是趁火打劫啊!”

    “哼!”葉霧沉冷哼了一聲,傲嬌說道:“我就是趁火打劫又怎么樣?一句話,你給不給?”

    “給給給,哪能不給。”崔煜滿臉苦笑說道。

    別看他做出如此一副苦哈哈的表情,實則心下松了一口氣,小師弟這樣子,還能要賠償,那就是沒生氣,太好了!

    崔煜心下一松,整個人就帶出來了,臉上的表情也更加輕松了,他對葉霧沉說道,“酒我一會給你送去,可要瞞著葉長老。”

    說著,他便笑了。

    聞言,葉霧沉目光有幾分古怪的看著他,然后說道:“不必。”

    “咦。”聽他這般說,反倒是崔煜驚咦了一聲,道:“你不怕葉長老發現了?”

    葉霧沉看著他,慢吞吞說道:“不怕,因為這是我爹讓我朝你要的。”

    “……”崔煜。

    葉霧沉看著他瞬間變化的表情,心情大好,說道:“我原本還在愁怎么向你開口呢,結果沒想到,大師兄你就自己送上門來了。”

    “真是太好了呢!大師兄,你真是個好人。”葉霧沉說道,然后對著崔煜道,“那事情我沒生氣,一開始是有點生氣,但是后來一想,這事情不能怪你。”

    “酒是你拿來的,但是喝酒的人是我,貪杯喝醉的人也是我。宿醉不醒,誤了早課的人,也是我。沒人逼我,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選擇,與旁人無關。”葉霧沉說道,他目光看著崔煜,認真說道,“如果因此怪罪于你,那是我的不是,是我不講道理。”

    聞言,崔煜臉上露出了驚訝的神色,他目光看著葉霧沉,明亮的閃閃發光,他似乎沒有想到葉霧沉會這般說。

    到最后,他幾乎是嘆了一口氣,說道:“小師弟,你當真是長大了。”

    葉霧沉聽后,頓時哼了一聲,說道:“我早就長大了。”

    “是是是。”崔煜笑哄著他道,然后勾唇目光看著他,“既然如此,小師弟是不是應該將那一壇酒還給我?”

    “不行!”葉霧沉聞言,想也不想的說道,“君子一言駟馬難追,師兄你怎么能出爾反爾。”

    崔煜聽后,頓時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語氣有些好奇的問道:“葉長老讓你仙靈果酒做什么?”

    葉廣寒素來做事有深意,不會無緣無故的讓葉霧沉前來要仙靈果酒。

    “不知。”葉霧沉說道,“我爹沒說,只說到時候用得上。”

    崔煜聞言臉上表情頓時若有所思,然后道:“我知道了,一會我給你送去。”

    “那多謝大師兄了。”葉霧沉說道。

    *******************************************************************************************************

    告辭崔煜之后,葉霧沉就朝洗劍閣走去了。

    虧得他起得早,葉霧沉心道,他還真是有先見之明,比平常早起了一刻鐘。否則,按照這個情況,路上遇見崔煜,和他聊了這么久,換做平時,定然是要遲到的。

    想到遲到這兩字,葉霧沉就心有余悸,昨夜才剛被他爹訓過一次。短時間內,他再也不想面對他爹的那張生氣冷面了。

    到了洗劍閣。

    遠遠的就看見了,洗劍閣旁已經圍了不少藏劍峰弟子。

    待葉霧沉走近了。

    “聽說葉長老昨日回來了?”一道爽朗的男聲響起。

    葉霧沉抬頭看去,開口的不是別人,正是與葉霧沉相熟的一個師兄。

    說起來,你們可能還有點印象。

    這人就是上次,天地靈氣異動之時,葉霧沉隨口不負責任的猜測,是不是有仙府秘境出世,結果被師兄嘲笑了,的那個嘲笑他的師兄。

    這導致,葉霧沉看見他的表情有些奇怪。

    他心道,這家伙上次還嘲笑他話本看多了,若是他知道這次真是有仙府秘境出世,不知道到時會是何等表情。

    估計……會很有趣吧!

    這般想著,葉霧沉心下頓時有點期待,這讓他對著面前的師兄露出了一個略帶深意的神秘笑容。

    而他這個笑容頓時讓這位師兄,“……”

    只聽見他驚呼一聲,道,“葉師弟,你不是傻了?”

    “……”葉霧沉。

    聽他這般說,頓時臉上神色就是一冷,目光盯著他,說道:“你才傻了,你全家都傻了!”

    話落,他就看見對面的師兄臉上露出驚恐的表情,“你真的傻了啊!”

    “不得了啊,葉霧沉他傻了,傻了!”那師兄大聲吼道。

    偏就是葉霧沉,自小就不怕他。牙還未長齊,話都不會說的時候,就特別喜歡黏在葉廣寒身邊。見了他就笑,伸手要抱抱。年歲長了些許,能走能跑了之后,更是喜歡纏著葉廣寒舉高高,左一句“爹爹好棒!”,右一句,“我最喜歡爹爹了,爹爹喜歡我嗎?”

    讓人稱奇。

    藏劍峰的首座,瞿清秋就夸贊過自己這個小師侄,“膽量氣魄不凡,日后前途不可小覷!”

    誰又能知道,葉霧沉這個作弊多活了一次投胎的人,心里打的是既然這輩子投胎技能滿點,成為了一個背景靠山利弊的修二代。那自然是要將大靠山的好感度給刷滿啊!

    要知道那些個紈绔二代們,之所以能夠作天作地還不死,逍遙度日,那全是因為背后靠山的支持啊!

    葉霧沉可是打小就勵志要做一個吃吃喝喝的修二代的呢,怎么能不去討好自己的爹?

    所以小時候,葉霧沉沒少給葉廣寒賣萌撒嬌的,特別是他犯錯惹事的時候,下跪認錯特別快,都成習慣了。

    而面冷心硬的葉廣寒就吃他這一套,每次葉霧沉乖乖的認錯,低頭露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葉廣寒就拿他沒轍了。

    這次也一樣。

    葉廣寒一見他低頭認錯了,精致白皙的臉蛋上一副又乖又可憐的模樣,心下頓時就硬不起來了,不過他臉上的神色依舊還是維持那副冷硬不通人情的神色不變,道:“有話進去說。”

    而葉霧沉是什么人啊?

    專業賣乖好嗎!

    他一聽葉廣寒這么說,就知道有戲。

    連忙轉身,請他爹進去了。

    待葉廣寒進屋之后,葉霧沉將房門關上。

    再轉身看去,葉廣寒已經坐在了房內圓桌旁,神色淡淡,俊美清貴的臉龐上不見多余的表情,橘黃的燭火下,他如冰雕美人,任是無情也動人。

    葉霧沉心下贊了一句,自家爹爹真好看!

    然后走了過去,殷勤的拿起桌上的茶壺,給他爹倒了一杯茶。

    “爹,喝茶。”葉霧沉說道。

    這茶自然是冷的。

    還是隔夜茶。

    這世上無人敢用隔夜冷茶來招待劍尊葉霧沉,無人敢如此怠慢于他。

    葉廣寒只看了一眼遞到他面前的冰冷的茶水,便面不改色的伸手,接過,遞到唇邊喝下,然后將空了一半的茶碗放在桌上。

    這世上能夠讓葉廣寒屈尊降貴、委屈自己喝隔夜的冷茶的,也唯有面前這人,他的寶貝兒子了。

    “你昨夜喝酒了?”葉廣寒目光看著面前的葉霧沉,聲音淡淡說道。

    葉霧沉聞言,頓時說道:“是大師兄讓我喝的。”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語氣表情特別理直氣壯,毫不猶豫的就將崔煜拉出來做擋箭牌了。

    本來就是嘛,葉霧沉心想,我平時可是不喝酒的,滴酒不沾,我是個乖寶寶。

    昨天那可是崔煜非讓我喝,我才賞他一個面子喝的。

    葉廣寒聽了他的話,眉目不動,淡淡說道:“你喝酒了。”

    語氣肯定。

    “……”葉霧沉。

    他自然聽出了葉廣寒話中的重點,他不關心是誰帶他喝酒的,現在他收拾的是葉霧沉,他只需知道他喝酒了就足以。

    葉霧沉一下就軟了語氣,臉上的表情也可憐兮兮,說道:“大師兄說那是仙靈果酒,不醉人,喝了對身體有益。”

    “……”崔煜。

    我也是日了狗了!

    葉廣寒目光輕飄飄的瞥了他一眼道,“他說什么你就信什么?”

    一聽他這樣說,葉霧沉心下頓時咯噔一下,暗道不好。

    葉廣寒這樣子,分明就是生氣了!

    并且是氣得不輕。

    “他讓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你何時這般乖,這般聽崔煜的話了?”葉廣寒沉聲說道。

    “你聽他的話的結果就是,醉酒不醒,壞了規矩,連今日早課都不曾去了嗎?”葉廣寒目光盯著他。

    葉霧沉這下真是有點方了,他爹這樣子,分明是氣的不輕。

    估計是剛從掌門那里議完事就直接過來找他了,也不管是不是深夜。

    換做是以往,葉廣寒還會顧忌一下天色時間問題,再大的事情也會等第二天再來與他說。

    葉霧沉心下既驚又疑惑,唯獨沒有害怕。

    他驚訝葉廣寒的生氣,疑惑他為何這般生氣,卻不曾害怕他。

    因為他知道,這世上有誰不會且永遠不會傷害他的話,那就是葉廣寒了。

    他知道,無論何時,何事,葉廣寒都不會傷害,亦不會拋下他不管。

    得換個策略了,葉霧沉心道,他爹這么生氣,不是隨便能敷衍忽悠過去的。

    眼下只有一招了,那就是……誠懇的認錯!

    “我錯了,爹。”葉霧沉低頭認錯道,“我不該貪杯,缺乏自制力,貪圖享樂。”

    葉廣寒聽了他的話,目光盯著他許久。

    “只有這些嗎?”葉廣寒道。

    “……”葉霧沉。

    難道還有什么嗎?

    他心下哀嚎道,不就喝個酒嗎?至于這么上綱上線嗎?

    這怕是個假爹!

    葉廣寒目光盯著他許久,見他臉上神色困惑甚是不解,眸色一沉,道:“看來你還是不曾明白我為何生氣。”

    “……”葉霧沉。

    的確是不明白。

    “我生氣并非是你喝酒,也并非是崔煜讓你喝酒,而是你不該是這樣,卻因為身邊人的縱容和寵愛,肆意的放縱自己。”葉廣寒沉聲道,“崔煜素來疼你,你小時候打碎了你大師伯鐘愛的棋盤,你大師兄能替你遮瞞過去,道是他失手打錯。”

    “崔煜疼愛你,是因為他將你當成是他至親之人。但你切不可恃寵而驕,仗著他的縱容、寵愛而忘乎所以。”葉廣寒道,他目光盯著葉霧沉,“我問你,昨夜若是我,你會貪杯放任自己喝醉嗎?”

    “今早又會貪眠不醒,錯過早課嗎?”葉廣寒。

    “……”葉霧沉。

    聽著他的一聲聲問話,葉霧沉心下頓時顫抖了幾下。

    他抿著唇,臉上神色失了血色。

    這答案……不言而喻,他自是不敢的。

    葉廣寒目光盯著他,許久,說道:“為父也有錯。”

    聞言,葉霧沉猛地抬頭,目光盯著他,張了張嘴,“……錯的是我。”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