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代農家生活 > 75.三丫shàng mén

75.三丫shàng mén

    此為防盜章  周頤站在白鷺書院的門口微張小嘴。白鷺書院并未在縣城里面, 而是在近郊, 青山環抱,綠竹掩蓋, 長長的階梯盡頭是書院大門,上書的白鷺書院幾個大字肆意飄俊,仿若真的白鷺要乘云而去。

    這大概就是古代的貴族學校了吧。

    正值白鷺書院招收學子時期, 來求學的人絡繹不絕, 書院在招收學生方面早已駕輕就熟, 周老二略帶惶恐的帶著周頤被安排等候在一間大大的靜室,里面已經坐了好些人。

    這些人都是帶著孩子來求學的, 看穿著全是富貴之家。而穿著短打的周老二和粗布的周頤就像鶴立雞群, 格外顯眼了。

    大人心里或許有看不上二人的, 但到底善于隱藏情緒,并沒有露出明顯的輕視, 而小孩子則不一樣。

    一個胖的跟蘿卜似的小孩走到周頤面前,捂著肚子哈哈大笑, 好像看見了世間最好笑的笑話:“你穿的這是什么衣服,我家下人都比你穿的好。”

    周頤權當這小孩在放屁, 但周老二卻漲紅了臉,他自己被人取笑沒啥, 但兒子卻被人看不起了,這讓他心里宛如刀割。

    周頤握住周老二的大手, 對面前的小屁孩微微一笑:“其實我家里像你這樣的衣服多的是。知道我為啥不穿嗎?”

    “為為啥?”白胖墩兒被周頤帶的說起了土話, 疑惑的問。

    “因為穿著不舒服啊, 你回去試試就知道了。”周頤說的煞有介事。

    “你當我傻子呢,騙我的吧。”胖墩兒驚疑不定。

    周頤哂笑,可不是騙你!

    這時,書院來人帶他們去考校了,家長全部留在了靜室,不能跟著去,一串小孩被領到了另外一間房間。

    周頤打眼望去,房間里面六位夫子正襟危坐,桌子上攤著書本 。房間中央的墻上掛著一副孔夫子的畫像。

    呃,孔夫子!

    這不是個架空朝代嗎,這位老先生還真是忙碌,竟然在這里都能看見他。

    考校簡單粗暴,第一關是截取了三字經上的一段,先生先教幾遍,然后讓這些小孩兒背誦。

    這里面當然會有不公平,畢竟若是事先就已經讀過三字經和毫無基礎的孩童這樣比較,結果是早已注定,但書院也有書院的考慮,這樣的考校只是針對前來蒙學的孩童,即便有些孩子事先有些基礎,但也強不到哪兒去。要做到絕對公平本身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周頤順利的完成了第一關,而嘲笑他的那個小胖子卻背的磕磕盼盼,臉都急紅了。然后書院的先生解釋了他們背的這段話的意思,隨后讓背出了的孩子釋義。

    這顯然比背誦又難了許多,一些孩童照著先生之前的解釋釋義,但又不能完全復述,磕磕巴巴,lou dong百出。

    周頤則在先生解釋的基礎之上加入了自己的一些理解,語言明了,邏輯清晰,見解雖稚嫩但也不失獨特,聽的先生們連連點頭。

    第二關卻和書本無關,而是讓所有孩童都排列整齊,一動不動的站立一個時辰。

    周頤對這樣的考校方法倒是頗為贊同,讀書本就需要凝神靜氣,放得下心思,更要有毅力加持,而且古代的科考可是一項艱難工程,沒有一個好身體絕對走不到最后。

    一開始這六十幾個孩童倒是能聽話,但站到一刻鐘以后,就有人耐不住了,不是摳摳耳朵就是抓抓下巴,總之不是這里動一下,就是那里要動一下。

    半個時辰后,已經有一半的小孩東倒西歪,一個時辰后,還堅持站著的人不足三分之一。

    周頤感到一股麻癢從腳底沿著雙腿直往全身而竄,當先生宣布結束以后,他立刻原地跳了幾下,甩了甩雙手。

    小胖子早就沒站了,這會兒正坐在一邊撅著嘴。

    周頤想逗逗他,就走到他身邊,一臉神秘:“知道我為什么能站到最后嗎?”

    “為什么?”小胖子好奇的看著他。

    周頤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衣服:“就是因為我身上的衣服,穿著能讓我力氣變大,不然你看,那些做重活的是不是都穿著這種衣服,就是因為這衣服能讓他們長力氣而且還會變得聰明。”

    小胖子張著嘴,完全想不到竟然還有這種操作。

    沒一會兒,家長也被領到了這個房間,書院隨后就公布了入學名額,周頤不出意外的在名單之上。

    周老二興奮的眼睛都紅了,他可是知道的,來了六十幾個學生,書院最后竟然只收下了兩名,而六郎就在名單上面,他就知道六郎這么聰明一定行的。

    落選的孩子有些馬上就哭了出來,其中哭的最大聲的就是小胖子了,他邊哭邊說道:“爹,我要穿粗布衣裳,你為什么不給我穿粗布衣裳,不然我就考上了”

    他爹也是一個大胖子,聞言胖胖的臉上一臉懵逼,但又是個疼兒子的,便小心安撫起小胖子起來。

    周頤聽的在心里放聲大笑。

    落選的自然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媽。而周頤和另外一名孩童則在家長交了一年的束脩后,被告知了學院諸多事宜。

    由于來白鷺書院求學的學子多是外地人,所以書院也ti gong住宿。額外交一兩銀子即可。

    當然本地學子也可日日回家,對于富貴人家,每日有下人馬車接送,自然不成問題。但周頤這里卻有些為難。

    讓他一個人每日走讀,周老二和王艷自然不放心,但讓周頤住在書院里,孩子這么小,什么都不會打理,他們家又不可能像其他人一樣有下人跟著照顧,更不放心。

    “以后我每日都接送六郎。”周老二咬了咬牙說道。

    “他爹,可是你每天還要做工”王艷擔心周老二的身子吃不消。

    “沒事,以后我盡量接縣里的活,好在咱家去縣里也只要大半個時辰的路程,比鎮上遠不了多少,等六郎大些,他就可以自己上學或是住在書院了。”

    周頤本想說他住在書院就行了,但周老二和王艷實在不放心,堅決不同意,周頤也就不再堅持。

    周頤被白鷺書院錄取了這個消息在下灣村傳開了。白鷺書院啊,這可是在大越朝都赫赫有名的書院,哪怕本地學子想要進入書院都是千難萬難。

    里面的本地學子連十分之一都不到,更多的是來自大越朝各地聰明伶俐的學子。

    周頤被白鷺書院錄取的消息自然也在上房間刮起了旋風。

    周母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滿臉的不可置信:“啥,一個小婦的小崽子也能上白鷺書院?”白鷺書院的鼎鼎大名在廣安縣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就是她這個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老農婦也時常耳聞。

    周母分派二房一家打掃院子,至于收拾碗筷則交給另外幾個媳婦了,今天的菜油水多,她怕王艷偷偷藏菜。

    王艷也不和周母計較,帶著幾個女兒收拾桌子。她們幾個干活利索,沒一會兒就將分內的活計做完了。

    李二妹正在刷碗,見王艷帶著幾個女兒要離開,忙說道:“大丫三丫,快幫幫大伯母,你們看這還這么多碗呢!”

    大丫性子和順,而且替大房三房干活習慣了,也不覺得有什么,聽李二妹這么說,就要蹲下去幫忙洗碗。

    周頤卻對李二妹很看不過眼,雖然洗碗是一件小事,但憑什么周淑就能雯雯的坐在院子里啥也不干,反要指使他幾個姐姐。

    周頤一把拉住了大丫:“大姐,你忘了大奶奶說你們干活不利索了?還是讓淑姐幫忙吧,免得你待會兒挨罵。”

    “這”大丫遲疑,三丫倒是快速的站在了王艷身后。

    “娘,別讓姐姐干活了好不好,我想讓她陪我玩兒。”周頤忙看著王艷眨巴著眼說道。

    王艷聽了周頤的話,看了坐在院子里繡花的周淑,眼睛一閃,對李二妹說道:“大嫂,大丫和三丫笨手笨腳的,免得給你添亂,你還是讓二丫給你搭把手吧,大丫,三丫咱們回屋。”

    大丫和三丫抬頭都不敢置信的看向王艷,都不是傻子,誰又會真的喜歡干活呢,而且還是被別人使喚。只是以前家里沒人為她們出頭,沒想到現在娘真的為她們說話了。

    “好,娘。”大丫忙答應,一家子跟著王艷進了屋子。

    “哎,二弟妹”李二妹看著這一出沒有反應過來,什么時候二弟妹將幾個丫頭看的這樣重了,以前不管怎么使喚幾個丫頭,老二兩口子可一句話都沒有。想到剛剛就是因為周頤的一句話,才讓王艷出聲,李二妹臉色沉了沉,一個四歲的小孩兒也太聰明了些。

    鄭瑩一直悶頭洗碗,剛剛的一幕她也看在了眼里,不過并沒有露出什么多余的表情。

    王艷帶著幾個孩子進了屋子后,一一看過幾個女兒,半晌才出聲說道:“以前是娘不好,把你們忽略了,女孩子雖然不能懶惰,但也不能過多的操勞”她摸了摸大丫枯黃的頭發,似自言自語:“還是要好好養養”知道今天她似乎才發現,女兒已經在她沒注意的時間里有十三歲了,已經是大姑娘了,過不了兩年就要看人家,可看著眼前頭發枯黃,身量瘦小的女孩兒,哪里有一點大姑娘的樣子?這樣以后怎么好找婆家?

    “大丫,三丫,以后你們只做好自己分內的事情就成了,至于你們幾個嬸嬸要是還讓你們幫著干活的話,就說我不讓就行了。”想了想,王艷囑咐道。

    “好。”大丫瞇起眼睛,很暢快的應了一聲,三丫也勾了勾嘴角,看向王艷的眼神里多了一絲孺慕。

    周頤在一邊看的分明,這是缺愛啊。

    等周老二回來的時候,王艷把心中的顧慮給他說了:“他爹,咱家幾個丫頭以前是咱們忽略了,現在眼看著年齡大了起來,不能再像以前那樣了,得好好養養。也給她們找個好人家”后面的話沒有多說,畢竟在幾個孩子跟前。

    但大丫和三丫年齡不小,都聽懂了王艷的意思,一時羞的低下了頭去。

    周老二在幾個女兒之間看了看,五丫和六丫還小,這會兒還懵懂著,但大丫和三丫已經算是大姑娘了,看著還是瘦瘦小小的模樣,畢竟是自己的血肉,周老二心里也不好受,便點頭:“好,以后你多注意點兒。盡量讓她們做些家里的活計,下地的活少干,還有以后吃飯的話,我在家的時候會看著,要是我沒在家,幾個丫頭的飯要是比著二丫來,要是比她少,你就鬧,沒道理我一年掙了錢,女兒連飯都不能吃飽。”

    “爹”大丫感動的眼淚在眼眶里只轉,三丫也悄悄吸了吸鼻子。

    周老二伸出手,遲疑的摸了摸五丫和六丫的頭,眼含慈和。

    周頤看的欣慰,不枉他這兩年悄沒聲息做的改變。不求王艷和周老二將幾個女孩看的多重,至少要讓她們吃飽穿好,不受欺負,以后找個可靠的人家。

    他們一家人在這邊和和睦睦,上房里氣氛卻有些沉重。

    “老三,你一直說要拿錢去打點,這些年你拿的錢還不夠嗎?一筆一筆的都有一百兩左右了,而你呢,一個子都沒有拿回來過,你現在還好意思。”周老爺子抽了一口煙,沉聲說道。

    “爹,我這也不是沒辦法嗎?你看看,我做活計一個月才半兩月錢,一大家子住在鎮上那花費大了去了,我就是想拿錢回來也不行啊,以前的那些錢也沒白費,我與東家和大掌柜交好了關系,再加上岳父的關系,這次一定能上。”周老三忙陪著笑說道。

    “放你娘的屁,你們一家子住在鎮上,吃的糧食和菜都是從家里拉去的,你能有多大的花銷?”

    “哎喲,爹哎,你沒在鎮上住是不知道,那里喝水都要錢呢,一天啥都不干就要一筆錢。”周老三忙說道。

    “那既然這樣,就讓你媳婦帶著幾個孩子回家住,家里這么大的房子,是住不下你們還是怎的?”周母忙趁機說道。她頂頂看不慣這個三媳婦,剛成親沒多久就搬到鎮上和老三一起住了,逢年過節才回來一趟,害她不能拿捏兒媳。

    趙春兒心一緊,過慣了自己的自在日子,要是再回來在周母手底下討生活,那還不如殺了她算了,她連忙碰了碰周老三,周老三笑嘻嘻的接過:“娘,你也知道岳父岳母就只有春兒這么一個女兒,住在鎮上也可以時不時的看一下,岳父這么費心費力的將掌柜的位子傳給我,讓春兒和他住的近些還不是我們該做的。”

    “滾犢子,大妹和幺妹還不是我的女兒,咋沒見我要求他們住到下灣村來?”周母臉色一冷,直接開罵。

    正值白鷺書院招收學子時期,來求學的人絡繹不絕,書院在招收學生方面早已駕輕就熟,周老二略帶惶恐的帶著周頤被安排等候在一間大大的靜室,里面已經坐了好些人。

    這些人都是帶著孩子來求學的,看穿著全是富貴之家。而穿著短打的周老二和粗布的周頤就像鶴立雞群,格外顯眼了。

    大人心里或許有看不上二人的,但到底善于隱藏情緒,并沒有露出明顯的輕視,而小孩子則不一樣。

    一個胖的跟蘿卜似的小孩走到周頤面前,捂著肚子哈哈大笑,好像看見了世間最好笑的笑話:“你穿的這是什么衣服,我家下人都比你穿的好。”

    周頤權當這小孩在放屁,但周老二卻漲紅了臉,他自己被人取笑沒啥,但兒子卻被人看不起了,這讓他心里宛如刀割。

    周頤握住周老二的大手,對面前的小屁孩微微一笑:“其實我家里像你這樣的衣服多的是。知道我為啥不穿嗎?”

    “為為啥?”白胖墩兒被周頤帶的說起了土話,疑惑的問。

    “因為穿著不舒服啊,你回去試試就知道了。”周頤說的煞有介事。

    “你當我傻子呢,騙我的吧。”胖墩兒驚疑不定。

    周頤哂笑,可不是騙你!

    這時,書院來人帶他們去考校了,家長全部留在了靜室,不能跟著去,一串小孩被領到了另外一間房間。

    周頤打眼望去,房間里面六位夫子正襟危坐,桌子上攤著書本 。房間中央的墻上掛著一副孔夫子的畫像。

    呃,孔夫子!

    這不是個架空朝代嗎,這位老先生還真是忙碌,竟然在這里都能看見他。

    考校簡單粗暴,第一關是截取了三字經上的一段,先生先教幾遍,然后讓這些小孩兒背誦。

    這里面當然會有不公平,畢竟若是事先就已經讀過三字經和毫無基礎的孩童這樣比較,結果是早已注定,但書院也有書院的考慮,這樣的考校只是針對前來蒙學的孩童,即便有些孩子事先有些基礎,但也強不到哪兒去。要做到絕對公平本身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周頤順利的完成了第一關,而嘲笑他的那個小胖子卻背的磕磕盼盼,臉都急紅了。然后書院的先生解釋了他們背的這段話的意思,隨后讓背出了的孩子釋義。

    這顯然比背誦又難了許多,一些孩童照著先生之前的解釋釋義,但又不能完全復述,磕磕巴巴,lou dong百出。

    周頤則在先生解釋的基礎之上加入了自己的一些理解,語言明了,邏輯清晰,見解雖稚嫩但也不失獨特,聽的先生們連連點頭。

    第二關卻和書本無關,而是讓所有孩童都排列整齊,一動不動的站立一個時辰。

    周頤對這樣的考校方法倒是頗為贊同,讀書本就需要凝神靜氣,放得下心思,更要有毅力加持,而且古代的科考可是一項艱難工程,沒有一個好身體絕對走不到最后。

    一開始這六十幾個孩童倒是能聽話,但站到一刻鐘以后,就有人耐不住了,不是摳摳耳朵就是抓抓下巴,總之不是這里動一下,就是那里要動一下。

    半個時辰后,已經有一半的小孩東倒西歪,一個時辰后,還堅持站著的人不足三分之一。

    周頤感到一股麻癢從腳底沿著雙腿直往全身而竄,當先生宣布結束以后,他立刻原地跳了幾下,甩了甩雙手。

    小胖子早就沒站了,這會兒正坐在一邊撅著嘴。

    周頤想逗逗他,就走到他身邊,一臉神秘:“知道我為什么能站到最后嗎?”

    “為什么?”小胖子好奇的看著他。

    周頤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衣服:“就是因為我身上的衣服,穿著能讓我力氣變大,不然你看,那些做重活的是不是都穿著這種衣服,就是因為這衣服能讓他們長力氣而且還會變得聰明。”

    小胖子張著嘴,完全想不到竟然還有這種操作。

    沒一會兒,家長也被領到了這個房間,書院隨后就公布了入學名額,周頤不出意外的在名單之上。

    周老二興奮的眼睛都紅了,他可是知道的,來了六十幾個學生,書院最后竟然只收下了兩名,而六郎就在名單上面,他就知道六郎這么聰明一定行的。

    落選的孩子有些馬上就哭了出來,其中哭的最大聲的就是小胖子了,他邊哭邊說道:“爹,我要穿粗布衣裳,你為什么不給我穿粗布衣裳,不然我就考上了”

    他爹也是一個大胖子,聞言胖胖的臉上一臉懵逼,但又是個疼兒子的,便小心安撫起小胖子起來。

    周頤聽的在心里放聲大笑。

    落選的自然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媽。而周頤和另外一名孩童則在家長交了一年的束脩后,被告知了學院諸多事宜。

    由于來白鷺書院求學的學子多是外地人,所以書院也ti gong住宿。額外交一兩銀子即可。

    當然本地學子也可日日回家,對于富貴人家,每日有下人馬車接送,自然不成問題。但周頤這里卻有些為難。

    讓他一個人每日走讀,周老二和王艷自然不放心,但讓周頤住在書院里,孩子這么小,什么都不會打理,他們家又不可能像其他人一樣有下人跟著照顧,更不放心。

    “以后我每日都接送六郎。”周老二咬了咬牙說道。

    “他爹,可是你每天還要做工”王艷擔心周老二的身子吃不消。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