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代農家生活 > 25.周頤反駁

25.周頤反駁

    聽王艷這么說,周老三變了變臉色,然后才目光有些閃躲的說道:“沒啥大問題,就是那王公子腿腳有些不便。”

    他一說,周老二就噌的一下站了起來:“這事不用說了,我不同意,要嫁嫁你自己的你女兒去。”

    “就是,我姐姐才不嫁呢,三叔,你把慧姐嫁去吧,要不”周頤伸出短短肥肥的手指頭,晃悠了一圈兒指準了周淑 ,“把淑姐嫁去也行吶!”

    “啊,我才不嫁給癱子。”周淑被周頤這么一指,上次他像小惡鬼的記憶又涌上心頭,火燒屁股般跳了起來,尖叫道。

    “癱子?”周老二和王艷臉色大變,“老三,你干的好事!”他望著周老三咬牙切齒道。

    周老三躲著周老二的目光磨蹭到周老爺子身邊:“爹,您說句話吶!”

    周老爺子吸了口煙,“你鬼叫啥,這事老三說了,王公子雖然腿瘸了,但性情溫和,王主簿那樣的人家想找啥樣的人沒有,他只要是怕兒子以后吃虧,想找個老師勤快的鄉下丫頭照顧兒子,大丫嫁進去了吃香的喝辣的有啥不好?”

    周頤心中冷笑,真是說的比唱的好聽,要是一般的瘸腿還不至于要到鄉下來找媳婦兒,恐怕是癱在床上不能動彈了吧,大丫嫁進去哪里是做媳婦兒?那是去做下人的,再說王主簿在的時候還好,但是等他死了,大丫帶著一個癱子要如何過活?

    “爹,你不用說了,大丫是不會嫁的,有這樣吃香喝辣的好事,還是讓三弟自家的女兒嫁去吧,我們大丫沒那個福分。”

    “你不讓大丫嫁也行,那就出去接活掙錢。”周老爺子又吸了一口煙,老神在在的說道。

    原來周老爺子的目的在這里,他用大丫的婚事來逼迫周老二,真是好算計,周頤只覺得渾身發冷,這還是父親嗎?對自己的孩子竟然用這樣下三濫的手段。

    周老二顯然也想到了,臉色忽然變得慘白,身子搖搖欲墜,每當他對周老爺子一再失望的時候,這個父親就會再次刷新他心底的下限。

    “爹,恐怕不行,王主簿那邊已經付了三十兩銀子了。”周老三眼見周老爺子不再說嫁大丫的事,忙焦急的說道。

    “啥,不是說了我們家不賣人的嗎?”周老子大吃一驚,瞪大眼睛看著周老三。

    “那不是我覺得條件挺好的,就答應了唄。”周老三對周老爺子討好的笑道,其實他上次回來之前 ,就聽說王主簿在為家里的癱子找媳婦兒的事情,便上了心。見周老二和周老爺子鬧僵了,所以出了這么個主意,當時說好的是用這個法子逼迫周老二,周老爺子為了面子,私心是不想賣家里的丫頭的。

    但耐不住周老三想要銀子,其實王主簿給的是五十兩,同時也想要巴上王主簿,這才先斬后奏私下和王主簿做了約定,一再向王主簿保證絕對順利。

    現在他必須要爭取到周老爺子的同意,畢竟他是叔叔,一個叔叔在未經過人家父母的同意下無論是賣還是嫁侄女都沒有效,但周老爺子就不同了,他是這個大家庭的大家長,只要他同意了,即便王艷和周老二反對也沒用。

    “不行,我說了我們家不能真的賣人!”周老三駁回了周老三的話。

    “爹啊,你也得為我們大家想想,我已經收了王主簿的銀子,您現在不同意,不是讓我和王主簿結惡嗎我們一家子平頭百姓,要是得罪了王主簿,這日子還能好過嗎?”

    “這”周樂爺子遲疑了。

    周母在邊上拱火:“我們這是嫁孫女,哪就和賣扯上關系了,這親事要是被村里人知道了,還不定咋羨慕呢!”

    周老爺子最大的遲疑便是不想背一個賣孫女兒的名聲,現在周母的話讓他眼睛一亮,是啊,這把孫女嫁到主簿家,無論誰看都是一門好親事:“那就”

    周老爺子的話還沒說完,大丫忽然跑了進來,跪在地上一把抱住周老二的腿:“爹,爹,不要賣我好不好,我以后一定多多的干活,好好照顧弟弟mèi mèi,求求你們不要賣我”

    “大姐,你起來,爹娘不會賣你的。”周頤看著哭的梨花帶雨的大丫,心里怒火直燒,如果今天讓這些人把大丫賣了,他就枉為人。

    “爺爺,您可得想好了,沒有不透風的墻,要是你真把我姐姐賣了,我們一家就到處去宣揚你們做的好事,看看你們還有沒有臉,還有,楊哥和四叔還在念書,以后是要求取功名的,要是背上了賣堂姐和侄女兒的名聲,只怕那書也念不下去了吧!”周頤小小的個子站在上房中間,第一次收起了插科打諢扮幼稚的miàn ju,一字一句說的擲地有聲。

    一時間,周家所有人都驚呆了,都不敢相信這樣的話會從周頤這樣一個四歲的小孩子嘴里說出來,周母更是駭的直叫:“撞邪了,這死崽子撞邪了。”

    周老爺子陰晴不定的看著周頤,一時沉默住了。

    周老三也被周頤說的愣住了一會兒,回過神來說道:“你一個小孩子懂啥,要是和王主簿搭上了關系,大郎和老四想要考取功名還不是他一句話的事兒,王主簿是縣太爺的心腹,他說話分量自然重。”

    周頤笑了笑,這是把他當傻子哄呢,科舉這么重要的事,縣太爺或許會為了重利而給某一人開點兒hou mén,但也限于被開hou mén的人水平要起碼過得去,不然后面的kǎo shi中漏了餡,縣太爺保準吃不了兜著走。但為了屬下的一句話,就在科舉上謀私,怕不是想的太多哦!

    “我聽說有些大官就是因為監考不力,就下了大獄,三叔,你確定縣太爺會聽主簿的話?他就不怕坐牢?”周頤歪著頭脆生生的問。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