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代農家生活 > 9.城里人和鄉下人

9.城里人和鄉下人

    “你住嘴!”周老爺子這時突然對周母大喝一聲。

    周母嘎的一下停住了,本想再哭訴,可看見周老爺子嚴厲的眼神,就知道不能再鬧了,識趣的住了嘴。

    周老爺子放下手里的眼袋,他看著周老二:“老二,我知道你受委屈了,你大娘嘴碎,你們不用放在心上,但是作為后輩,你們不能這樣頂撞老人,不管咋樣,你大娘好歹把你拉扯大了,你好歹還要叫我一聲爹,一家人本就應該守望相助,你掙的錢多了,就覺得高高在上了?連我這個爹也不看在眼里了?還是說你連我這個爹也不要了,要去過你們自己的小日子?”周老爺子的語調并不嚴厲,但卻一字一頓說著非常有力道。

    周頤第一次正眼看周老爺子,這個平時仿佛萬事不過心,只顧抽大煙的老頭兒原來才是周家的**oss。這樣幾句話說下來,只差指著鼻子說周老二不孝了,在古代,誰要是被戴上不孝的帽子,那就真的寸步難行了。

    周老二和王艷還能說什么,周老二斂了眼神,“我沒有這樣的想法,不管咋樣,您都是我爹。”

    周老爺子見降伏了周老二,又對周母說道:“以后收起你偏心眼子和嘴碎那一套,老二也是你兒子,要是我再聽見你叨叨,你就直接卷著鋪蓋回娘家吧。”

    “還有你們,不管說不說,老二確實為這個家做了大貢獻,雖然和你們不是一個肚子里爬出來的,但也是你們的親兄弟。”

    “是,爹,二哥當然是我們的親兄弟了,這些年家里確實多虧了他,我們幾個兄弟都知情,二哥,娘的心是好的,她也是有口無心,你別放在心里。”周老三忙笑著應和,對周老二也舍得下臉賠罪。

    周老二緊繃的臉稍微放松了一些,“嗯,三弟不用這么說,都是自家人。”

    周頤看著周老三,在心里贊了一聲,厲害啊!

    一場由周母嘴碎引起的風波被周老爺子發了一通火平息了,他各打五十大板,掌舵人做的非常有水平。

    周頤跟著周老二兩口子從上房出來,心里暗嘆,看來分家之路遙遙無期啊,周老爺子平時看著不管事,但對這個家的掌控卻非常大。他是不會希望分家的,現在各家在一起,他瀟瀟灑灑的做著老太爺,多好。要是周老二敢提分家,周老爺子一頂不孝的帽子扣下來,誰受的了。

    分家不能由他們二房提出,要想辦法由上房自己提出,可是這難度太大了,誰叫周老二這么會掙錢,而且公中還有周老二的二百兩銀子,要是分家了,這二百兩銀子上房肯定是要吐出來的。

    哎,頭疼,這樣一大家子烏煙瘴氣的在一起,什么時候是個頭!

    周老三一家回來了,周家院子里的小孩又多了三個。二郎周輝今年13歲,

    四丫周慧今年9歲,四郎周興今年6歲。

    周輝和大郎周揚年歲相近,而且大郎在鎮上念書,兩人也很熟悉,他一來,就和大郎關在屋子里不知道在嘀咕些什么。

    四郎周興平時在鎮上被拘在家里,回到老家,看見這么多年歲相近的兄弟,忙屁顛屁顛的粘了上來。

    三郎周淳正扒在院子里的一顆柿子樹上,五郎周德牽開自己的衣裳,周淳往下扔一個,他就用衣服兜住。

    周頤躺在稻草堆上搖搖頭,那柿子還是青澀的,怎么吃啊。四郎見周頤躺在到草堆上,覺得有趣,便也砰的一聲跳了進來,弄得塵土飛揚,稻草翻飛。

    這時,正好看見了這一幕的四丫周慧尖叫了一聲:“小弟,你身上穿的可是綢緞的新衣,你弄臟了,看娘咋收拾你!”

    周興一聽,忙從稻草堆里站了起來:“姐,你別和娘說,你要是說了,我就把你上次偷偷見佳星哥的事告訴娘。”

    “啊,你要死啊,我啥時候偷偷見誰了,你要是敢亂說,看我不撕爛你的嘴!”四丫氣的臉都紅了,這個弟弟實在太蠢了,什么都往外禿嚕。

    周頤在旁邊聽的咋舌,不會吧,四丫可才九歲,這么早熟?不過想到現代一些幼兒園的小朋友都有“男朋友”“女朋友”了,也就釋然了,小孩子過家家而已。

    他不當一回事,可是院子里還有其他人呢!二丫周淑一貫喜歡和周慧比個長短,她和四丫周慧都是家里唯一的女孩,都受爹娘寵愛,但唯一比不上的就是,周慧一直住在鎮上,在她面前,周慧也一直以城里人自居。現在好不容易抓到了把柄,怎會輕易放過。

    “四丫,你這么小,就急著找夫家了?”她用手帕抵著嘴抿唇一笑,別說還真有幾分大家閨秀的樣子,如果忽略她口中明顯取笑的話。

    “那是四郎瞎說的,淑姐你咋也能跟著起哄,難不成你要壞我名聲?”周慧也牙尖嘴利,立刻反唇相譏。

    周頤看的有趣,這兩個女孩都不是省油的燈,二丫周淑被大伯母養的像深閨xiǎo jiě,指望著她以后能嫁個好人家。周慧從小在鎮上,見的廣些,也不是白混的。

    “我沒瞎說,你就是偷偷去見佳星哥了!”四郎周興見姐姐說他瞎說,不樂意了,忙在旁邊反駁。

    “看吧,這可不是我說的,是你親弟弟說的。”周淑笑著說道。

    周慧狠狠掐了周興一下,“給我閉嘴,再胡說我就告訴娘!”

    周頤看的都差撫掌大笑了,有趣,實在有趣,他從不知道孩童之間的撕逼也能看成一場大戰。

    “咋,你還想對四郎屈打成招?”周淑可能是聽大郎念書念得,這時候說了這么不符語境的一句。

    “一個鄉下人跟我掉啥書袋,你以為你說幾句鳥語就是城里人了?”周慧譏笑道。

    “你說誰是鄉下人呢!”周淑自認為唯一被周慧比下去的也就是這個,因此一聽就受到了刺激。

    “說的就是你,咋了,鄉下的野丫頭!”

    “你再說一句試試!”

    “說了還能咋的,鄉下的野丫頭!”

    “啊啊啊啊啊”周淑尖叫一聲,沖過去和周慧扭打在了一起。周慧也不甘示弱,反而有些躍躍欲試,雙方站的不可開交。

    女人之間的打架經常就是扯頭發,女孩兒也不例外,這似乎是從母胎里帶出來的天賦技能。

    周淑和周慧互相扯著頭發下狠手,嘴里還在尖叫。

    正在院子干活的大丫準備上前勸架,周頤眼疾手快的將她攔住了:“大姐,你不要去,待會兒她們自己就會結束的。”

    “可是”大丫有些不放心。

    “沒事。”周頤肯定的說道,現在大丫上前,可能會被誤傷不說,待會兒分辨起來,說不定還要被扯進大房和三房的爛事中。

    “好吧。”周頤鎮定的樣子讓大丫穩了穩心神,決定聽他的話。

    三丫從二丫和四丫打架的時候臉上就露出快慰的神情,在這個家里,她除了嫉恨周頤外,其實最看不過眼的還是周淑和周慧,憑什么都是女孩兒,她們兩個就可以被爹娘寵著。

    五丫和六丫膽子小,被二丫和四丫這樣激烈的打法嚇到了,怯怯的站在大丫身后。

    四郎周興雖然腦子有些憨,但誰親誰近還是分的清楚的,見周慧因為年齡比周淑小,吃了虧,也加入了戰圈:“你敢打我姐姐!”嗷的一聲就撲上去了。

    哦嚯,戰爭范圍擴大了。周頤看的嘖嘖直嘆,一邊反思自己墮落了,一邊看的興味盎然。

    周淑雖然比周慧大兩歲,但怎經得住她們姐弟兩個的攻擊,一時被打得直叫喚。周淳這會兒也從樹上下來了,見姐姐被圍攻,也擼著袖子沖了上去。

    一時間,周家院子里哭得喊娘,熱鬧非凡。這么大的陣仗,把家里的人都引來了,連忙上前分開了他們。

    周淑和周慧這會兒都被扯得披頭散發,臉上一道道紅痕,那是指甲抓出來的。看著狼狽無比。

    周淳和周興嘴角也青了,這會兒正嘶嘶只叫疼。

    “干啥呢你們,爺爺大壽的日子你們竟然打架,一個個的翻了天了。”周母對孫女并不是很熱衷,見她們不但打架,還拉著家里的兄弟一起打群架,在她眼里這簡直不可饒恕。

    “祖母,是她先罵我的,是她說我是鄉下的野丫頭!”周淑告狀。

    周慧不好說出周淑挑釁她的事由,她已經九歲了,過不了幾年就要看人家,要是這件事情嚷嚷出來,她的名聲就壞了。

    “咋,難道你不是鄉下的野丫頭!”

    “都給我住嘴!咋,你以為自己是城里人了,看不起我們這些鄉下的泥腿子?”周母吊著三角眼,嘴里說著話,眼神卻看住了站在一邊的趙春兒。

    自打這個三媳婦娶進門,就沒有在家里侍奉過她一天,仗著家里有個當掌柜的爹,老三還要求著她娘家,不把她這個婆婆放在眼里,周母早就不滿意了,正好說出話來敲打敲打趙春兒。

    趙春兒捏緊手里的帕子,忙笑著說道:“娘,你別聽四丫胡話,啥城里人不城里人,都是周家人!”

    周老三還要求著趙春兒的爹,周母也不敢得罪趙春兒,敲打敲打也就算了,她冷哼一聲,泛著冷光的眼神在院子里轉了一圈兒,停在了二房幾個孩子身上。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