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代農家生活 > 2.出生

2.出生

    周頤覺得自己像是泡在溫泉里,渾身暖洋洋的,想要睜開眼睛卻怎么也使不上力,他不明白這是在哪里,發生了車禍不是應該在醫院里嗎?

    隨即便覺得一股力使勁拉扯著他要把他往下拽,周頤大驚失色,下意識的抗拒。

    “二嫂子,再加把勁兒,已經看見頭了,快要出來了。”

    “艷娘,加把勁兒,大夫,要不再給艷娘含一點兒人參吧”

    外面吵吵鬧鬧的,把周頤弄得一個頭兩個大,似乎是誰在生孩子,等等?生孩子?周頤頓時如遭雷擊,不會他就是那個要被生出的小鬼吧?那他這算什么?死了重新投胎?還是穿了?他娘的!周頤忍不住狠狠爆了一個cu kou,辛辛苦苦二十幾年,從小學開始一直不要命的努力,超過了大部分同齡人,畢業開了小公司,好不容易把規模做大,開始掙錢了,這他娘的就要重新開始了?

    周頤真是欲哭無淚,難道又要重來一遍?但愿這家人是個富豪或者家里是當官的,這樣他也能免費的撈個官二代或富二代當當。

    知道了自己的狀況,周頤也就不再掙扎了,免得真把自己捂死在母親的肚子里,那這好不容易撿來的一條命又要浪費了。

    他順著力道向下滑去。

    “哇”一聲不由自主的嬰兒啼哭象征著周頤來到了這個世界上。

    “生了,是個小子,周二哥,是個小子。”產婆抱著懷里的孩子驚喜的大叫,都是一個村里的,誰不知道周二哥兩口子就盼著生個兒子,現在接生了一個小子,待會兒賞錢肯定不會少。

    “真的?”周老二上前,伸出顫顫巍巍的手,想抱又不敢抱,待他真的確認了是個兒子后,突然哽咽一聲哭了出來,“我有后了,我周老二有后了,艷娘,我們生了個兒子。”

    王艷聽說是個兒子,灰白的臉上漾出一抹笑容,然后便再也撐不住睡了過去。

    周頤感覺自己被一雙大手拖著,他睜開眼睛只看見一個模糊的影子,耳邊聽見產婆說:“周二哥,看看這孩子,多機靈啊 。”

    “是是”周老二這會兒都快高興傻了,捧著剛出生的孩子仿若稀世珍寶,不敢用一點兒勁兒。

    周頤實在撐不住閉上眼睛睡了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被一陣爭吵聲吵醒。

    “你真當是生的個金疙瘩呢,先是請大夫花了一兩銀子,現在還要殺雞,熬米粥,天啊,你把我老婆子殺了吃了吧,這么一大家子人都指著這么點兒雞蛋賣錢,你不如直接喝我們的血吧。”

    “這雞必須殺,艷娘虧了身子,要喝雞湯下奶,我一年做木工交給你們的錢起碼都有十五兩,現在要殺只雞都不行了?爹,你說句話吧。”周老二擲地有聲的說道。他整個人都變了,再也不像從前對家里的事漠不關心,整個人呈現出積極無比的狀態,亢奮中帶著無窮的希望。

    他的這一變化敏銳的人自然察覺到了,周老大兩口子站在東廂房外邊看著極力爭取的周老二,面上一緊,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果然,有了兒子的周老二完全不一樣了。

    “二哥,你這是說的什么話,現在大家都沒分家,你掙的錢交到公中那不是應該的,你也不看看你屋里那一串丫頭片子,吃啥啥沒夠,你掙得那點錢還夠他們吃的呢!”周幺妹站在周母旁邊,聽了周老二的話忍不住說道。

    “我的丫頭還輪不著你來說,你自己不也是個丫頭片子。”周老二一改往日忍讓的態度,直接嗆了回去。

    “你”從未被這樣對待的周幺妹不敢置信的長大了嘴,然后便是羞憤難當,她恨恨的看著周老二,不明白這個往日里沉默寡言的二哥怎么突然之間就變了。

    她不明白,自然有看的明白的人。

    周老爺子深深的看了周老二一眼,只是還不等他說話,周母又在旁邊哭天抹地起來,“老二,你可得有良心,從小到大我可從未虧待過你,什么和你的幾個兄弟不是一樣的,你咋能這樣說你的妹子。”

    周老二不耐煩的看了周母一眼,他以前是因為沒兒子,還想著過繼一個侄子,這才由著這老虔婆折騰,還真把他當成泥捏的了!

    “話不要說的那么好聽,您老有沒有虧待我大家心里都清楚,我這條腿不就是五歲的時候你硬要我去山上背柴摔斷的,明明可以治好,你卻擋著不準請大夫,現在這條腿就這么瘸了,六歲就拖著斷腿下地,而大哥比我大卻可以一直在家里什么都不干。我想去學木匠你不但不給師傅錢不說,還要人家師傅給工錢,害我差點被攆回來,要不是師傅可憐我傳了我幾手,只怕也學不來這門手藝。我的那幾個丫頭天天在家里過的是什么日子,誰都有眼睛看的見,做的比誰都多,吃的卻比貓食還少,這一樁樁一件件,難道還要我再說下去?”

    周老二的話語無比清晰的飄蕩在院子里,每說一句,周母的臉就白幾分。周老二以前人消極,只要不踩到他的底線,一般都只當看不見。周母怎么也沒想到,自己只不過照常抱怨了幾句,卻惹來周老二一頓申辯。周母常常說沒有虧待周老二,可實際到底是怎樣,大家心里都清楚,只是以前周老二不說,現在一切攤到陽光底下的時候,周母的臉皮就遮不住了,尤其是院子外面還圍著那么多看熱鬧的人。

    “你個小婦養的”周母被扒了面子,索性破口大罵。

    “大娘,你說話還是要小心一些,我娘也是爹明媒正娶上了族譜的,是平妻,和你一樣,如果你硬要說我是小婦養的,那大哥三弟他們都一樣!”

    “你你”周母被氣的指著周老二直哆嗦。

    “老二,你怎么可以這么和你大娘說話!”周老爺子看著院子外面圍著那么多的人,而周老二還把那些事情扯出來非常不滿,周老爺子愛面子,現在周老二揚了這些家丑,讓他覺得丟了臉。

    “爹,我要殺雞你給個準話吧。”周老二心里冷笑一聲,也不和周老爺子啰嗦,直接說道。

    周老爺子不滿的看了周老二一眼,揮了揮手:“自己去抓吧。”

    周老二點點頭,便直接打開雞圈抓雞去了。

    周母還想再鬧,直接被周老爺子一個眼神瞪回去:“你還嫌不夠丟臉是不是?”

    在周老爺子嚴厲的目光中,周母不敢出聲了,她小聲的嘟嘟囔囔,看樣子也不是什么好話。

    周頤聽了半天,終于放下心來,他要做富二代或官二代的希望落空了,不光是沒做成富二代或官二代,現在還淪落到一個不知什么朝代的古代,更倒霉的是還成了一個農家小子。

    周頤可以想象以后的日子是如何水深火熱。而且這個小小的農家院子似乎也不簡單,奶奶不是親奶奶,他爹在這個院子里勢單力薄,還好爹立得住,不然更得遭罪了。

    悠悠的睡了過去,再醒來的時候,感覺有人在輕輕摸他的臉。

    “五丫,別摸弟弟,他皮膚弱,小心給刮傷了。”

    周頤睜開眼睛隱約看見他面前齊齊的站著四個小人,跟階梯似的一個比一個高一點兒。

    見他睜開了眼睛,最高的那個高興的說道:“娘,你看弟弟睜眼了,看著可機靈了!”

    一聲輕笑傳來,周頤便感覺自己被人輕輕擁在了懷中,這熟悉的氣味讓他下意識的放松了身子,咧了咧嘴。

    “弟弟笑了,娘,你看,弟弟笑了。”

    床邊的幾個小女孩仿佛發現新大陸似的叫了起來。

    “噓,小聲一點兒,別嚇著了你弟弟。”柔和的聲音響起,周頤迷迷糊糊的想,這個便宜娘的聲音還真好聽。

    “哦,好。”最小的那個小女孩便眨著大眼睛捂住了嘴巴。

    “艷娘,你覺得怎么樣?”這時周老二走了進來,見了王艷懷里的周頤,臉上不由自主露出大大的笑容。

    “孩子吃了嗎?”周老二的聲音非常輕柔。

    “嗯。上午的時候喂過一頓了。”

    周頤聽的莫名其妙,他什么時候進食了?略一想,好像在夢中做夢喝了一大瓶牛奶,然后肚子就舒服了。周頤一囧,莫不是就是那個時候吃了奶吧。

    “那就好,吃過了就好,咱這兒子可真機靈。”周老二看著轉著眼珠子的周頤是越看越喜歡,伸出手在他臉上輕輕的摸了一下。

    “你那手糙的很,別把兒子臉刮破了。”周頤的娘輕柔的說了一句。

    周老二訕訕的笑了笑,“是,我不摸了。”

    “這一連幾天都喝雞湯,大娘那邊還指不定怎么不舒服呢!幾個丫頭也被找著由頭罵了好幾頓。”王艷長嘆一聲。

    周老二看著站在炕邊的幾個女兒,看著他們枯黃的臉頰,以往因為沒有兒子而隱藏的父愛這會兒也爆發出來了。

    “爹以前忽視你們了,不過女孩子多做點兒活沒什么,大奶奶要是罵你們,你們就只當沒有聽見,要是打你們,就和我說,要是吃飯的時候在分的比別人少,你們就鬧,我為你們出氣。”

    周頤在心里給便宜爹點了贊,雖然重男輕女,但還是有點父親的擔當。

    幾個女孩兒何曾見過周老二這么和顏悅色的對她們說過話,當即一個個哭了出來,只有最小的六丫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情,只是見著姐姐們哭,便也跟著哭了起來。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