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重生蘇聯 > 章節目錄 第四章 真實的夢

章節目錄 第四章 真實的夢

    ( )用完早餐,曼圖洛夫來到了簇新的政府大樓,準備迎接新一年的工作。

    這座政府大樓,和他所住的公寓一樣,都是著名建筑師安德烈·克里奇科夫的建筑作品,帶有很濃的現代化氣息。這是一座高七層的混凝土大樓,建于1932年。但是從摩登的外型上看,這并不像是1930年代的建筑,反而像是2000年代的。

    剛走進辦公室,曼圖洛夫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帶來的相架放在辦公桌上。對他來說,相框里放著的“照片”無比重要。這并不是當時人人都“裝備”的斯大林像,也不是他父母的照片,而是他穿越前的女友——凱瑟琳·希羅科娃的小畫像。

    即使穿越了二十多年,和女友分開二十多年,曼圖洛夫的心始終被這個女人占據著。不知道為什么,他總覺得凱瑟琳總有一天會來到他的身邊,和他一起生活下去。雖然這些猜測并沒有任何的理據,連曼圖洛夫自己也覺得自己想多了,但他總是不能擺脫這些感覺。

    這時,外面響起了高跟鞋和地板碰撞的聲音,伴隨而來的是一陣濃烈的香水味,還有一個褐發美女。

    她有一米七的身高,長有一副精致的臉龐。她身穿一身粉色連衣裙,下身修長的小腿就像外面的雪一樣白,是多么地吸引人。即使上身加了件厚厚的御寒外套,但仍然掩蓋不了她飽滿的前胸,仍然遮蓋不了她性感的身材。

    一般的男人,看到這樣的極品毛妹,都會露出他們“獵食者”的模樣。但自制能力極強的曼圖洛夫,并沒有露出“原型”,還是像剛才那副一本正經的樣子。但其實他的心,已經在砰砰得跳,全身的血液忽然被加熱。

    “曼圖洛夫同志,我叫安娜,是您新來的秘書,請問有什么能幫到您的嗎?”安娜用嫵媚的聲音說道。

    曼圖洛夫像學者那樣扶了一下眼鏡,裝著冷靜的樣子說:“羅曼諾娃同志,很高興能認識你,希望我們日后能合作愉快。下午四點,我要召集各州級單位的領導,還有托木斯克、克麥羅沃********,在會議室里召開一場會議,請你幫忙聯絡他們。”

    安娜嫣然一笑,略帶嬌媚地說:“好的。那用不用我幫忙寫一份議程?”

    “不用了,我自己寫就行。”曼圖洛夫看著安娜性感的身子,竟然還皺起了眉頭,說:“還有,待會兒開會的時候,你不用進來了。會議記錄由我自己來寫就行。你去忙你的吧。”

    曼圖洛夫之所以不讓安娜參與會議,并不是怕她聽到什么“機密”,也沒有擔心她不會寫會議記錄。他只是擔心像安娜這樣又騷又美的女人,還有她那濃烈的香水味兒,會吸引其他干部的注意力,使人們無法集中精神,影響開會時的認真、務實的氣氛。

    “為什么?難道您懷疑我的能力嗎?”

    曼圖洛夫再次托了下眼鏡,說:“你是從莫斯科調來的,是黨的‘精英’。我怎么會懷疑你的能力呢?”

    “那您為什么……”雖然心里有點失望,但安娜的臉上的笑容仍然沒有絲毫的減退。

    曼圖洛夫冷冷地微笑了一下,解釋道:“因為我有更重要的工作要交給你。”

    要把安娜支開的話,最好的方法當然是給她一大堆既有難度,又能消磨大量時間的工作。

    “羅曼諾娃同志,你待會兒去加里寧區、蘇維埃區、十月區和基洛夫區的普通商店里,調查物資供應的情況,然后回來寫一份詳盡的報告。除了要列明缺乏哪些物資以外,還要清楚列出哪些貨品是最暢銷,最受歡迎的。

    記住,要提升人民的生活素質,就先要了解物資供應的情況,好讓我們能在政策和工業管理上作出相應的調整,穩定日常用品的供應,同時設法降低物價,減少廣大人民的生活負擔。”

    “好的。曼圖洛夫同志,您說得真有道理,不愧是最年輕的州委書記。”

    曼圖洛夫敷衍地揮了一下手,說:“好吧,你忙去吧。我這邊還有不少事務要處理。如果在工作上有問題的話,可以隨時問我。還有,你的香水搽得太濃了,如果你不搽香水的話,感覺應該還好一點。”

    “好的。”安娜嬌媚地轉了身,臨行前還看了曼圖洛夫一眼,回眸一笑,才離開州委書記的辦公室。

    安娜剛離開,曼圖洛夫就自言自語地說了聲“救命”。雖然他也是男人,也看到這么性感美麗的女人也會有點動心,但他還是放不下凱瑟琳。

    他不敢看安娜半眼,也不敢調戲對方半句。對小曼來說,這樣的行為等同于背叛,根本過不了他的良心。

    他已經穿越了二十多年,但總覺得凱瑟琳會來到他的身邊和他重逢。所以一直都不敢和其他女人建立關系,不敢和其他女人走得太近,所以總是有一條無形的界線阻礙他社交圈子的發展。他的朋友圈里,幾乎全部都是男的。

    其實,安娜也沒對自己的上司有任何的意思。一向注重形象的她,總愛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對人說話時總是能保持微笑,但她笑起來的時候,總是顯得有點放蕩。

    一天沒睡的曼圖洛夫,工作一個小時后,就不知不覺地睡著了。(這可不是干部應有的表現,大家千萬別學他!工作前要養足精神!)

    他做了一個夢,一個很有真實感的夢。怎么個真實法?在夢中,他也和睡著前一樣,在辦公桌前埋頭苦干。

    夢境的地點,和他睡覺的地點是一樣的,所以一開始的時候,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夢,還以為自己在努力工作著,還以為自己在盡人民公仆應有的本分,為新西州的人民服務。

    正在他“忙碌工作”的時候,一個女人走了進來。她身穿一條黑色連衣裙,優質的布料上,根本沒有一絲的皺褶,也沒有一絲的塵埃,使她顯得格外高貴優雅。

    她一米八的高挑身材,加上符合比例的長腿,飽滿的前胸,是多么的完美,是多么的熟悉。

    “喀秋莎(凱瑟琳的愛稱),是你嗎?”曼圖洛夫對前面的女人說道。

    “沃羅佳(維拉迪摩的愛稱),是我。我們多少年沒見了?”

    “二十多年了,我還是那么愛著你。你知道嗎?這么多年來,我總覺得你會回到我的身邊,所以我一直愛著你。還去跟畫師學畫畫,把你的樣子畫了出來,放在書桌上,辦公桌上,所有我能待的地方。”

    這時,凱瑟琳的發色開始變深,臉上的輪廓也開始產生了變化,但這點變化并沒有對她的樣貌產生負面的影響,反而還提升了她的顏值,使她變成一個更加美麗,更加有氣質的大美人。

    “喀秋莎,你怎么變成這樣了?”

    凱瑟琳露出了令人熟悉的甜美笑容,回答道:“我和你一樣,因為穿越的緣故,導致樣貌產生了不少的變化,姓名也改了,身份也不同了。但是,我的心,我的靈魂還是和以前一樣,從來沒有變過,還是這么愛你。”

    “喀秋莎,你真的還愛我嗎?”

    “真的。”

    “今晚,新西伯利亞中央公園見。”

    這時,曼圖洛夫忽然感到自己的身子被拍了一下,馬上從睡夢中蘇醒。恢復神智時,他第一刻就感覺到有一陣濃郁的香水味迎面撲來,不用看,不用說,肯定是安娜把他拍醒的。

    “曼圖洛夫同志,您剛才是不是說這次會議要召集托木斯克和克麥羅沃的********?”

    曼圖洛夫抬起頭來,回答道:“是的。”

    “他們要明天才能趕到。”

    “哦,對了,我沒有想到這一點,托木斯克和克麥羅沃離新西伯利亞還有一段距離,最少需要5個小時才能趕到這里,那把會議時間改到明天吧,給他們多點時間準備。”

    “好吧。那我忙去了。”

    安娜剛走,曼圖洛夫開始仔細地回想起夢中那個黑發女人的外貌,總覺得好像在哪里見過她。對,那不就是剛調過來的共青團州委第二書記——卡蒂婭嗎?

    在俄文里,“喀秋莎”既是凱瑟琳的小名,同時也是卡蒂婭的愛稱。

    但無論是卡蒂婭·伏羅希洛娃,還是凱瑟琳·希羅科娃,其實都是同一個人,都有同一個靈魂。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