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出道就是巔峰怎么辦 > 章節目錄 第一百二十八章-你們的野爹正在打開顯示器【第一更】

章節目錄 第一百二十八章-你們的野爹正在打開顯示器【第一更】

    “咱們位置沒坐錯啊。”

    小言憨憨地回答道,顯然第一時間沒有意識到余樂這句話是什么意思。

    “我是說我玩一把打野。”余樂認真地道。

    眾人:???

    天哥:→_→

    不知道為什么,自己一點都不驚訝,難道是已經習慣了余樂的各種騷操作嗎?

    小言目瞪口呆地道:“可我不會玩中路啊。”

    說完后小言才回過神來道:“世界賽還能這么玩?”

    “中路不是有雙手就能玩的嗎?”余樂露出詫異的神色,一副不解的神色道。

    小言:......

    中路...有手就行了。

    這句話他聽著都快哭了,不知道kt戰隊的中單要是聽見這句話會是怎么想。

    “你確定?”

    天哥顯然已經習慣了余樂的這種思路,旋即也是問道:“可打野跟中單不太一樣...”

    “沒事,強的人玩什么都強,讓我三比零帶走kt”余樂自信地道:“冠軍打野正在打開他的顯示器。”

    眾人:......

    這個逼,裝得有點清新脫俗。

    “我覺得可以,樂哥,快來當打野爸爸吧。”圣劍這時候在旁邊拱火道:“教教小言怎么玩打野。”

    小言:→_→

    這個拱火的狗東西!

    下次自己再去上路就是狗。

    “行...行吧。”小言也沒有想太多,既然大腿要玩,那他們也陪著玩起來算了。

    “ok,那我們就來改變一下思路。”天哥沒有遲疑,雖然這種更換位置的打法很少見,但其實也是在規則允許之內的,就是沒有幾個人會這么玩,但類似這種對線位置更換成打野,實屬是第一次...

    還是那句話,手握2個賽點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余樂展現出來的實力讓他們信服,別看余樂玩的是中單但世界賽進行到現在打了那么多場,每一場都是余樂主動出來尋找節奏,這一點小言深感體會大部分時候更是余樂這個中單手把手地帶著他進去入侵野區。

    “給我整個盲僧吧。”

    余樂想了一下旋即也是示意小言幫自己鎖定了盲僧。

    小言挑了挑眉,盲僧這個英雄...怎么說呢,可以說是打野這個位置的標志性英雄了,不會玩盲僧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職業隊的打野。

    不管哪一種風格的打野也不管版本變更如何,盲僧仍舊是永不過時的英雄。

    可是他印象中好像樂哥沒玩過這個英雄吧?

    小言想了一下,這段時間他也翻過了樂哥的rank記錄,別說盲僧了,連打野都沒怎么玩過...

    “教練,那我玩什么?”

    小言頓時惆悵了,自己會的ap不多呀。

    不對,不是多不多的問題,自己玩打野可以說是職業級的,但玩中路...大概就是普通的大師水準吧。

    “死歌吧,我記得打野死歌不是你的招牌嗎?”天哥想了一下道:“反正也不用你支援,qqq就完事了,沒事放個r蹭個人頭吧。”

    “也是...”

    隨著兩邊的bp在進行,三位解說圍繞著他們的陣容開始討論了起來。

    “看來是赤龍戰隊很有自信啊,連盲僧這種英雄都拿出來了,這次世界賽好像還沒有出現過盲僧打野。”彌勒笑著道:“其實每年都會這樣,淘汰賽和小組賽用的英雄,大多數來到了八強四強就不怎么用了,而八強和四強比賽用的英雄又是另外一套。”

    “是啊,不過小言的瞎子怎么樣?我已經很久沒有看他玩過了。”王少少想了一下道:“印象中還是在春季賽那會他用過,夏季賽的打野生態就沒有瞎子這個英雄的生存地位。”

    “哎?余樂選擇了中單死歌嗎?”管澤轅怔了一下道:“中單死歌...這就是說明了要打對線了啊。”

    “但這個英雄也很容易遭受到針對,一旦被逮到機會了,就是各種越塔了,而且也很難秀操作。”

    “可能是赤龍戰隊的戰術體系之一吧,其實拿死歌也是不錯的選擇,余樂在線上發育,一旦抵達了六級之后就可以全圖大招進行支援,跟船長一個意思。”

    “但問題來了,赤龍戰隊這邊缺乏控制和開團手段啊,就上路一個鱷魚帶有點控,下路是一個錘石,這會不會有點不太妥。”

    “反觀kt的陣容就很清晰了,上單選了一個劍姬,后期是可以單帶的。”

    此時兩邊的陣容也是確定了下來,赤龍戰隊這邊是鱷魚盲僧死歌下路則是霞和錘石,而kt這邊這是上路劍姬打野蜘蛛中單杰斯還有下路的卡莎和泰坦。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赤龍戰隊的打野位盲僧和中單位的死歌卻是進行了互換,而且不僅僅是英雄互換,就連召喚師技能也進行了互換!

    這則變化引起了現場觀眾的驚呼聲,這是要干嘛?

    “我的天,中單盲僧?不對,是余樂去打野!?”彌勒驚住了,以為是自己看錯了,可他看到余樂不僅僅是換了英雄,而且連懲戒也換了。

    “這...赤龍戰隊怎么會做出這種安排,讓余樂一個中單去打野,然后讓小言一個打野去中路?”王少少也短路了,這尼瑪...是什么騷操作?

    “這赤龍戰隊是玩嗨了啊?”管澤轅皺著眉頭道:“雖然是已經手握兩個賽點,但...也不能這么亂玩吧?”

    “等等,我們來捋一下哈,我覺得這可能是一種心理戰術。”彌勒不虧是老解說,控場能力牛逼的沒話說,對于這種突發情況他的理解是既然已經發生了,懂不懂已經不重要了,但他此時要做的則是順著這種選擇去逆向思考赤龍戰隊為什么會選擇這種體系。

    得要讓觀眾有著一種原來如此的感覺,這才是解說要做的事。

    至于被打臉的話,咳咳,那也沒有人在意好吧。

    “這一場kt戰隊上的是替補中單,而且上來就是ban掉了加里奧,這就是杜絕了余樂要玩騷操作的意思。”

    “但余樂覺得不行,我就是要玩騷操作,你ban了英雄沒關系,那我就不跟你玩了,我跑去打野。”

    “這樣就無形給了對面剛上場的替補中單一種壓力,意思是說你不配跟我對線。”

    “總之我就是要玩騷操作搞你心態,你還能不服?”

    “不得不說今年的赤龍戰隊真的...給人一種很奇怪的感覺,太皮了,不過大家也不用擔心,能皮起來證明著赤龍戰隊的強大。”

    對于彌勒這種分析,王少少和管澤轅都是一愣一愣的,這還尼瑪能這么玩?

    兄弟,這可是世界賽啊...對于任何一個職業選手而言,都夢想著能夠在這個舞臺上拿到冠軍,甚至對于90%的職業選手而言,能夠站在這個舞臺上都已經是夢想。

    但余樂這個人...硬生生在世界賽上玩出了蛇皮操作。

    一個堂堂冠軍中單跑去玩打野!?

    你說對手是一些臭魚爛蝦的隊伍也就算了,對面可是kt啊,好歹人家是lck賽區的二號種子,這么瞧不起人的嗎?

    雖然這是在規則允許之內,但也太兒戲了吧...

    “我覺得赤龍戰隊是在犯罪啊...”管澤轅搖頭道:“我不否認一個冠軍中單的統治力,但那也僅限于在中路,當他去到了打野位置,真的能夠保持這種統治力嗎?眾所周知一個戰隊的打野位置是很重要的,甚至可以發現能夠來到世界賽的隊伍,沒有一個隊伍的打野是弱者。”

    “但在面對kt的時候,赤龍戰隊卻選擇了讓自家最強的人去到了一個不擅長的位置,這已經不是自斷一臂了,而是廢了雙手去跟kt打啊。”

    不知道為什么管澤轅越說越興奮,要是不知道的還以為這把kt要十拿九穩了。

    “話說余樂排位有玩過打野嗎?”彌勒怔了一下,旋即想起來道:“我看過他最近的游戲記錄好像都是玩下路的吧?”

    “具體就不清楚了,不過還是那句話人強玩什么都強,就讓我們來看看這一場赤龍戰隊做出這種選擇能不能給我們帶來一點驚喜吧。”

    網絡上的這些觀眾看到這個陣容后有一個算一個,全部都是被驚住了。

    “樂神這玩得也太花了吧?跑去打野了?”

    “整活還是得看我樂神好吧,那些什么主播加起來都不夠看,這尼瑪跑到世界賽整活,我是服的...”

    “樂神:想跟我對線,您夠資格嗎?”

    “我要是kt戰隊的中單,估計連殺人的心都有了,這是瞧不起誰呢...”

    “說個不太妙的消息,樂神一年來沒有玩過瞎子...”

    “???”

    “不是,說好的整活,難道是把自己整成活了?”

    “樂神別搞我啊,嗚嗚嗚,舍友臨死之前想看見3:0帶走kt。”

    “算了,咱們來打賭好吧,這把樂神能不能保住自己的野區。”

    “我覺得不太行,估計野區都要被kt的打野反爛掉。”

    “別這么悲觀啊,萬一我樂神的盲僧不是小學僧而是掃地僧怎么辦?”

    “掃地僧可還行...”

    ......

    毫無疑問余樂的這一手騷操作愣是把所有人給驚住了,一個冠軍中單在世界賽上跑去打野...

    站在現場的周咕咕看著大屏幕上的盲僧,第一念頭竟然是這個狗東西是不是趁著我睡覺的時候跑去跟別人雙排了?!他還有備胎!!?自己怎么不知道?是那個不要臉的小婊砸?

    呵,這就是男人吧。

    不過隨后聽到旁邊的人說余樂一年來沒玩過瞎子,頓時就松了一口氣,看來狗東西只是想要騷一下,可還行。

    “要是等輸了一把看你老實不老實...”周咕咕皺著鼻子,即便是跟余樂熟悉的她也很難理解余樂會在這種時候騷了一下這么狠的。

    對于kt眾人而言,他們在bp階段是沒有辦法看到對面的召喚師技能的,所以起初看到是中單盲僧的時候他們也就詫異了一下,并不覺得有多奇怪。

    畢竟冠軍中單,想玩啥不行?

    可是在載入界面的時候,看到這個盲僧帶的是懲戒,kt五個人集體沉默。

    哥,你鬧呢?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