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校園籃球風云 > 章節目錄 第二百九十榮七章 王者榮耀之最強王者

章節目錄 第二百九十榮七章 王者榮耀之最強王者

    。

    也許是忽然響徹的呼喊,那巨大的音浪,已經陷入半昏迷的顏雨峰,忽然動了一下,一直密切關注的孫明,頓時感應到了。

    “臭蟲,臭蟲,醒醒!”孫明大喊起來。

    很多往事,很多熟悉的面孔開始如幻燈片一樣,在顏雨峰的腦海一幀幀閃過,那么清晰,那么確定。

    “臭蟲,你說我們打球為了什么啊

    “干嘛要為了什么打球開心啊!”

    “你現在是全市當之無愧的第一,你想過以后嗎”

    “以后沒有!我只是想打球!”

    “你輸過嗎”

    “輸過,所以,我討厭輸!”

    “為什么要去美國”

    “因為,我想打更強的比賽!”

    “后悔嗎如果不打球你就不會受傷,更不會可能將來成個殘疾!”

    “很后悔,但更害怕沒球可打的未來!”

    “你為什么這么強”

    “因為我就是這么強!”

    “我叫顏雨峰,顏色的顏,暴雨的雨,山峰的峰!”

    陡然間,顏雨峰緩緩的睜開雙眼,眼前一片白芒芒的,他轉動眼珠,眨了眨眼睛,卻依舊如此,于是,他動了動手,抬到一半,卻忽然覺得眼前一亮。

    孫明揭開了毛巾,看到了臉色蒼白的顏雨峰,后者也看到了他。

    兩人對目,當看到孫明身穿的球衣,顏雨峰松散的眼神開始凝聚起來。

    顏雨峰終于想起昏迷前的事情。

    “比分多少了!”顏雨峰掙扎的坐了起來。

    “我們打平了!”孫明開始的喊道。

    甩了甩頭,顏雨峰還處于半混沌之中,他茫然的看著四周,一片模糊,耳鳴炸耳,當聽到孫明的回答,愣了愣。

    “原來,比賽還沒結束……!”

    “扶我起來!”顏雨峰掙扎的去撐椅子,孫明連忙去攙扶。

    “別動!”商林不知什么時候,站在了顏雨峰的面前,大聲喝道。

    “教練!”顏雨峰定了定什么,才看清楚是誰。

    看著顏雨峰這個狀態,商林更是下定了決心。

    “你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坐在這里,好好看比賽!”商林語氣堅決。

    顏雨峰眨了眨眼,看著球場,一陣惡心感猛然涌到喉嚨眼,不禁捂嘴彎腰。

    孫明手足無措,還是商林見多識廣,蹲下身去,拿著毛巾遞了過去,道:“想吐就吐這,吐了就舒服了!”

    顏雨峰干嘔了幾下,因為中午沒進食,胃里空空,只吐出幾口苦水,商林也不嫌臟,一折毛巾,又遞過瓶水,對孫明道:“好好照顧他!”

    現在的緊張時刻由不得他分散精力和時間,轉過身,再次把目光投在了球場上。

    其他人都一直緊張的關注球場,除了孫明居然沒有人注意到顏雨峰的再次蘇醒。

    “告訴我情況!”吐了之后的顏雨峰,明顯感覺神智清醒了些,向孫明問道。

    孫明解釋道:“清華附中投了三份,長風返身追了個三分,現在我們打平了!66平,還剩最后的三十八秒!”

    “38秒”顏雨峰念道。

    “現在是那邊進攻”隨即,顏雨峰急問道。

    球館的聲浪開始一波高過一波,孫明唯恐顏雨峰聽不到,湊到耳邊喊道:“清華附中!”

    他的話音還未落下,南看臺猛的響起一片歡呼聲。

    隨后,顏雨峰就聽到商林氣急敗壞的喊道:“叫暫停,快,叫暫停!”

    王學超快步跑向技術臺,邊跑邊做著請求暫停的手勢,其實到了這個時候,技術臺是隨時關注雙方教練席,王學超還沒跑到跟前,技術臺就按響了暫停的按鈕,鈴聲響起,球場雙方隊員,往各自替補席走去。

    清華附中那一邊,興高采烈,全隊滿臉興奮,就在剛剛,許勝完全沒有受到被夜長峰當面三分的影響,反而回身就打了夜長風一個長距離兩分急停跳投。

    這是清華附中追身的反擊,打得北陽完全懵了,還以為會是一個打滿進攻時間的陣地戰,卻沒料到,清華附中的當家球星,許勝在主教練離場后,忽然換了一個人,從死不攻,變成死也攻。

    許勝的改變,也瞬間將清華附中的攻擊力,直接提升了一大截。

    作為攻擊手,不僅是許勝,楊玉,王濤,都是一等一的好手,當這三個人游走在外線,給予北陽的壓力,可想而知。

    尤其是當清華附中,主動提速,一改之前穩健的陣地戰,不合理的出手的時候,更加重了北陽的防守壓力。

    許勝連續幾次出手,手感火熱,越打越兇,越打越快,本身夜長風的單兵防守能力就屬于中流檔次,面對天賦身高滿滿,殺得興起,自信無比的許勝,更是難堪。

    并且,之所以提速,無非就是看到北陽現在進攻乏力,沒有穩定的攻擊點,許勝在賭夜長風不可能持續得分,但是他自己卻可以!

    我得分了,現在你要是得不了分,這個局面反復就頃刻能讓北陽直接崩潰。

    這樣的對決智商,商林看得清楚,很多在場的業內人士,同樣意識到了。

    所以,當看到商林主動叫了暫停,所有關心,支持北陽的人,也稍微的松了口氣,期待北陽的主教練能起死回生,妙手回春來改變此刻北陽的困境。

    也就在所有人的目光,再次集中到了北陽的替補席上的時候,大家都意外的驚喜發現,顏雨峰,居然蘇醒過來了。

    陸迪按捺不住心中的雀躍,站了起來,對著下面不遠處的顏雨峰就高喊:“嘿,小子!”

    顏雨峰回過頭來,看清楚了陸迪,笑了笑,只不過蒼白的臉色還是讓驚喜的陸迪,頓時僵住了臉。

    不單單是陸迪,很多人都通過鉆進來的攝像機給顏雨峰的特寫,把他的此時的真實狀態公布在所有人的眼里。

    沒有絲毫血色的臉龐,額頭眉角裂開的血口子赫然在目,心理稍微脆弱的,根本就不敢直視。

    顏雨峰無視所有人看來的目光,只是看著商林,開口道:“教練,我要上場!”

    商林眼中一道亮光閃過,清華附中的策略,他秒懂,但是他卻沒有牌去應對,本來這個暫停,他要做的就是加緊對許勝的包夾防守,放棄楊玉和王濤其中一人,這是一個賭博行為,但確實目前最適合的辦法。

    當第一眼看到顏雨峰站在他的面前,那種狂喜,幾乎讓沉穩的商林差點沒控制住,但馬上,顏雨峰的臉色就讓商林的心情冷卻下來。

    以這個的狀態,換顏雨峰上場,更是種賭博。

    但顏雨峰的下一句話,就讓商林愣住了。

    “我可以的!”顏雨峰看著所有人,不單單是面對主教練,還有隊友,自己的兄弟們。

    商林張開嘴,卻找不出說辭來拒絕。

    “我可以的!”顏雨峰再次說道,他站直了腰桿,如果剛剛他給人的感覺,像是一只奄奄一息的病虎,那此刻,更像頭受傷了重傷,卻完全狂怒起來的虎王。

    “這個責任,只有我來抗,無論成敗輸贏,只有我可以扛,也只有我能扛!”顏雨峰堅定的說道。

    商林搖頭想說話,卻被顏雨峰再次打斷。

    顏雨峰忽然抱住了商林,湊到了他耳垂邊,輕聲說道:“教練,你不要說了!以后的人生,還很長,無論誰來出手,都可能造成未來不可去除的可能。”

    “而我,是唯一相信不會被打倒的!無論什么結果,只會讓我更加強大,更加堅強!”

    重新站直,顏雨峰看著商林。

    兩人彼此對視著,這一刻,仿佛時間停止,被凝固。

    “給他包扎好傷口!”商林終于明白了顏雨峰的苦心。

    他無法拒絕,就如顏雨峰所看透的,這個時候,讓誰來投

    夜長風

    假如沒進,這帶來的影響,直接將影響未來他的職業生涯。

    其他人,都會慢慢沉寂,成為一個平凡的人,讓誰來承擔所有人的遺憾

    誰能肩負誰能抵御心靈上的自責

    他只是教練,而不是球員,他上不了場,這個時候,自己能夠怎辦

    籃球就是如此,再全能的主教練,在危急關頭,也只能是依靠強大的球員來完成最后的那一步。

    顏雨峰!

    好樣的!

    商林這一刻,真的算是完全被自己的弟子征服了。

    什么叫舍我其誰

    這不是王霸之氣,這要比這個,更為珍貴和信服。

    高原撕開創口貼,一個,兩個,三個,直到第四個,才把傷口完全貼住,光頭的魯花,拿出了備用的發箍,遞了過來。

    “也許戴上這個會好一點!”魯花說道。

    顏雨峰笑了笑,伸手接過,準備戴上,卻被高原擋住。

    “我來!”高原沉聲說道。

    顏雨峰放下了手,所有人都圍在他身邊,商林也放棄了布置戰術,他明白,顏雨峰就意味了一切,這一刻,一股無比莊重的感覺,在每一個人的心中油然而升。

    看著高原,認認真真的把發箍給顏雨峰戴上,將傷口完全遮擋,只余出創可貼的邊緣部分,這一刻,顏雨峰亂蓬的發型,配上這個紅色的發箍,陡然讓他變得不一樣。

    “很帥!”夜長風第一次很服氣的說。

    摸了摸頭箍,即使沒有鏡子,顏雨峰還是笑了笑,他看著每一個人,道:“抱歉了,耽誤了一分多鐘!”

    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才覺得更合適,每個人,都只能無言的注視著顏雨峰。

    暫停時間結束的鈴聲,突然響起,顏雨峰卻再次笑了起來。

    “我們是什么”顏雨峰忽然輕聲問道。

    “勇士!”幾乎是本能,所有隊友都喊了起來。

    “我們要什么”

    “戰斗!”

    “我們要什么”

    “勝利!”所有人都聲嘶力竭的大喊起來。

    “不!”顏雨峰面對所有的人。

    “我們要冠軍!”他這樣說道。

    “勿需多言,冠軍!”顏雨峰轉過身,高舉起右臂,大踏步走進球場。

    全場當看到顏雨峰再次登場,猛然分貝拔高幾倍,仿佛誰在每一個人的嘴上,放了個擴音喇叭一樣。

    此時此刻,顏雨峰的出現,宛如救世主,低落,絕望,被一掃而光。

    許勝死死的盯著顏雨峰,就在這一秒,許勝突然心靜了。

    然后在后一秒,就炸開了。

    那種空靈幽寂直接轉換到火山爆發的感覺,簡直讓許勝無法自己。

    “好啊!就等你了!”許勝輕輕的說著。

    他是在對自己說,不知道為什么,之前內心那絲小空蕩蕩的情緒,忽然就沒有了。

    人生能有幾回勝

    人生哪有幾回爭。

    許勝不愿意在最后,失去那種無人對唱,棋逢對手的失落。

    他要踩在對手的頭顱上,站上至高的唯一的地方。

    來吧!

    許勝抿嘴說著,他擦去額頭的汗珠,轉身走向自己的防區。

    顏雨峰站在底線,接住莫峰發出的底線球,他抬起頭,看了眼計時器,還有最后的三十六秒,理論上,北陽可以耗盡三十秒的進攻時間,但是這樣的話,就留給清華附中一次絕殺機會。

    說心里話,這樣的結果,絕非穩當。

    如何是好

    顏雨峰腦海快速思考,但剛剛從蘇醒中過來,未免有些為人所難。

    除非快速進攻,在八秒內得分,因為即使打進了,追平甚至反超比分,最后的主動權,依舊還是在清華附中的手中。

    只有這樣,才可以。

    人在思考,腳步卻未停下。

    清華附中全面退防,縮聚在三分線內,只有許勝一人,站在三分線外,遙望顏雨峰的到來!

    定了下神,顏雨峰看了眼許勝,再抬頭瞥了眼計時器,三十五秒。

    對于自己,顏雨峰從未失去過自信。

    這是數以萬計的投籃和對抗,以及一次又一次,數不勝數的勝利堆積出來的自信。

    顏雨峰向前運球而去,在他的前方,許勝在恭候多時。

    一步,兩步,第三步。

    顏雨峰的每一步都在做一個身體的調整,一個投籃的標準。

    即使是任何一個人,都看得出端倪,卻奈何顏雨峰的這三步,做得太快,更加迷惑的是此刻的距離。

    那是距離三分線,還要三米遠的地方。

    許勝驚了,恐了,但還是猶豫了,面對從內心深處早就承認比自己強的對手,他很難去準確判斷此刻顏雨峰的真實意圖。

    可當他看到顏雨峰雙手抱球,托球舉臂,整個身體開始上提,是真的不能在真的投籃時,已經晚了。

    就算是在面前跳投,如果是急停,都很難真的做到封蓋,何況是此刻彼此的距離

    “這是絕對不可能的!”許勝心中怒吼一聲,連伸手都顧及不上,轉身就去追看撥出的籃球軌跡。

    不光是他,整個球館數千人都在這一刻伸長了脖子去望那翻滾的籃球。

    不光如此,每一個人都驚呆了,誰也沒有料到,顏雨峰會這樣去選擇,就算是最沉穩的商林,當看到顏雨峰抬手抱球的時候,心瞬間冰涼一片。

    直播室里的三人,都沒控制住,老頭更是啊呀的脫口大叫起來。

    這聲叫聲隨著籃球飛行的軌跡,拉得又細又長,直到籃球空心射穿籃網,才化為一聲哇的大叫。

    “真是……真是強人自有強人處!”老頭氣息都沒喘勻,就控制不住的贊嘆起來。

    “這樣的選擇,真是……!”于佳都說不下去了,實在無法評價。

    徐基成倒是秒懂了顏雨峰的選擇,不過也只是懂,卻不認同。

    三人開始討論接下來的可能,而在球場上,許勝和顏雨峰的口角之爭,再次展開。

    “我等著你還回來!”顏雨峰盡可能的讓自己顯得很輕松,即使此刻的他,全身乏力,虛弱得連風都可能吹倒。

    許勝卻還在失神,嚴格的是震驚中。

    他看顏雨峰的眼神,再次變了,無法相信,這樣該有多么自信,才敢在這個關鍵點上,出手。無論之前是發生了什么,受傷是一定,可怎么越傷就越強

    許勝無法理解,他的心態甚至影響了他聽到顏雨峰的挑釁后的情緒變化。

    顯得很麻木的點了下頭,直到顏雨峰都走遠了,許勝才意識到剛才自己好像很遜,丟了臉面。

    幾秒前后,許勝的心態被奪,顏雨峰看似不合理,并且一旦沒成功,簡直就是把北陽推進深淵的投籃選擇,得到了最大化的效果。

    69:66.

    這三分,怎么來追

    許勝茫然,清華附中茫然了,他們的支持者,南看臺也沉寂了。

    本能的去看替補席,才記起,老頭早就不在,把勝負托付給了他。

    也許在申小四倒下去的那一刻,老頭就已經不在乎輸贏了吧。

    許勝忽然這樣想道。

    留給清華附中的時間很充裕,但是,再次站起來的顏雨峰,卻如大山一樣,橫在清華附中全隊眼前,這座大山,如何去翻過

    沒有人知道。

    商林偷看一眼后面的替補席,大家都在歡呼雀躍,一掃之前死氣沉沉的樣子,擦了把汗。

    剛才顏雨峰的超級不合理的選擇,簡直就是殺人。

    不進,殺了自己人。

    進了,殺了對面的。

    真是恐怖至極的選擇。

    三十三秒,北陽把最后的機會,留給了自己,現在,難題給了清華附中。

    這個時候,主教練的存在,就顯得至關重要。

    顯然,清華附中的危機,來了。

    所有人的目光,再次回到了許勝身上,期待的,寄望的,祈禱的,各種情緒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這位少年身上。

    如果追平,就像顏雨峰那樣,出手三分,那難題就給了北陽。

    如果只打兩分,那么接下來就應該馬上全場緊逼造犯規。

    視結果再考慮是賭三分,還是打兩分。

    如果沒有得分,也需要馬上犯規,但是這個規,就犯得基本沒有了意義。

    即使,還是必須去犯。

    籃球迷人的魅力就在于此刻,最后的幾十秒,可以打得出十幾分鐘的真實時間來。

    無數的選擇,都源于接下來的所發生的事實。

    許勝手心在出汗,他控制著籃球,這個時候,沒有傳遞,籃球回歸到最原始的對決當中。

    顏雨峰站在三分線上,他側著身,也沒有俯下去,就直直的看著許勝。

    但就是這樣的防守狀態,最可疑,最致命。

    許勝心中,無數的推測。

    他放我三分,又放我兩分。

    他是賭我投不進三分,逼我突破

    然后我該怎么辦

    突分,傳給誰投三分

    誰能有把握,誰能有一顆大心臟

    許勝無法得到答案,強烈的自信心,告訴自己,只能自己來,但沒有投進的后果,未免太恐怖,令他想都不敢去想。

    怎么辦。

    怎么辦?

    許勝在出汗,全身冒汗。

    時間在一秒一秒飛快的過去,顏雨峰保持這個姿勢站在那,只有他自己知道,天知道自己還堅持多久。

    眼前的許勝已經出現多重幻影,強行醒來的后遺癥,在加劇,在腐蝕他的身體,包括靈魂。

    許勝仿佛從沉睡中驚醒,他的視線看到了籃架上的倒計時,還升最后兩秒。

    要投了!

    一定要投!

    投吧!

    能進的!

    憑什么他可以,我就不能!

    我可以的!

    一定可以的!

    許勝強行在給自己打氣,在催促自己,他開始胯下運球,顏雨峰巍然不動。

    沒有辦法了!

    許勝銀牙一咬,向前沖了一步,來到顏雨峰的面前一米之處,然后就像顏雨峰之前那個回合的復制版一樣,三分線外強行干拔出手。

    顏雨峰沒有張手,更沒有回頭,他看著遠方,視線穿過了許勝的身體。

    遠方白茫茫的一片。

    我還不能倒下,我一定要堅持到最后一秒。

    一定!

    我就算嚇,也要嚇死你們!

    我知道你們都怕我。

    怕極了!

    我的存在,就是勝利。

    無法剝奪的勝利!

    顏雨峰的思緒開始無法控制的漂浮,扶搖,一個個念頭像泡沫樣漂起,然后隨機破碎,然后重新產生。

    忽然,他聽到了球館的哀嚎,同時也響起了歡呼。

    他分不清楚到底誰是誰,于是,顏雨峰努力的瞇起眼睛,去看許勝。

    當他許勝灰白的臉。

    顏雨峰終于知道,他賭對了。

    但是,他不能倒下去,最后的幾秒鐘,還需要他。

    最后的三秒!

    全場最后的三秒!

    北陽69領先清華附中3分。

    致命的三分。

    三秒,三分。

    高中這個級別,無法逾越的天河。

    商林叫出最后一個暫停,他在安排最終的上場名單,務必要罰球準,能運球的。

    最終,他定了下名單。

    顏雨峰,莫峰,夜長風,魯花,項杰。

    “魯花!你來運球,莫峰,你來發球,項杰,你去做第二接應點。長風,向前場跑,做好第三接應點的準備。”商林在快速安排。

    最后,他看向了顏雨峰。

    顏雨峰同樣看著他。

    也許是師徒的心理感應,商林沒說話,罕見的對顏雨峰露出了微笑。

    顏雨峰仿佛沒有看到一般,轉身上了場。

    他走向了球場的中央,不知道為什么,他就想去那個地方。

    清華附中全線壓上,即使他們面露苦澀,還是忠實的做好了極端局面的應對策略。

    許勝來到了顏雨峰的身邊,他看著自己的隊友,一個找一個,各自分工站好。

    邊裁,把球交到了莫峰手里。

    莫峰緊緊的抱著籃球,看著底線的魯花,還有不遠處的項杰。

    更遠處另外一端的夜長風。

    最后目光,看在了背對著所有人的顏雨峰。

    邊裁,舉起了手臂,吹響了發底線球的哨子。

    顏雨峰站在那,望著前方,即使他現在什么都看不清楚,腦海陷入混沌,他還是固執的站在那。

    為了支撐住自己,他撒開兩腿,叉腰站姿。

    忽然,他聽到了山崩海嘯般的吶喊,耳邊卻清晰的聽到一個人在說話。

    “你贏了!祝賀你!”

    那是誰

    顏雨峰想不起來。

    他轉過身去,想看清楚是誰,卻覺得天旋地轉,無法控制。

    項杰,抱著籃球,在狂奔沖向顏雨峰的路上,他的身后,他的兩側,所有人北陽的人,都瘋狂的向他追來。

    不!

    是向中圈沖去。

    那個北陽最強大,最至關重要,最無與倫比的少年。

    直播室里,于佳例行公事的開腔喊道:“祝賀來自江蘇北陽市的北陽十二中,奪得2007年全國高中大賽總冠軍!”

    “恭喜……!”他們兩字還沒說出,于佳猛的說不出話。

    項杰狂喜的表情,在剎那間,凝固,身后每一個的表情,仿佛被傳染一樣。

    驚駭欲絕!

    在他們的瞳孔里,那個少年,仰天倒去。

    那一刻,無數閃光燈,定格這個永恒的畫面。

    蜂擁的人群,如同漩渦般席卷整個球場,在球場的中圈,也是最中心的地方,一個少年,與地板四十五角的仰天倒去。

    校園籃球風云全書完。

    后記:

    你真的決定去那嗎

    嗯!決定了!

    就因為,那個騙子教練是你的授業恩師

    嗯!是的!

    我難道不是嗎我比他認識你還早了一年啊!杜克和他那所破爛大學,誰好誰壞,你看不出來嗎

    我已經答應了!

    更改!馬上,你是2009全美五十強高中生,你知道你的價值所在嗎你以為杜克很好進嗎你知道我花費了多少人情嗎

    教練,你還記得那年我們奪冠的那天嗎

    你別跟我套交情,轉移話題,快告訴我,更改決定,馬上在這張入選通知書上簽上你顏雨峰的大名!

    教練,那天我暈倒了,昏迷了三天,錯了頒獎,錯過了飛機,錯過了拯救科魯士高中,我們本應該在08年就殺進洲際錦標賽的,而不是現在。

    你想說什么,顏雨峰,就當我求你了,我麻煩你,不要任性了,現在是你人生最關鍵的時候,你選擇正確了,nba的大門,就敞開了啊!

    我錯過了很多東西,那年初三,孫明問我,為什么選北陽十二中,我說,飛鏢飛中的,其實我騙了他。

    我喜歡從弱走到強的那種感覺,從無到有,讓所有人從懷疑變成信服。這才是我的人生,我打球的樂趣。

    我喜歡打球,打強者的籃球,扮演救世主的角色。

    我不信,我會在ncaa的總冠軍那天,還暈過去。這樣的事情,我不會再讓它發生。我要彌補遺憾,對,遺憾。

    教練,對不起,飛機票我已經買好了!

    期待和您在賽場上的對決!

    走了!

    別看我的背影了,我是不會回頭的。

    相信我,選擇這條路,我從未害怕!

    因為,我叫顏雨峰。

    顏色的顏,暴雨的雨,山峰的峰!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