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綜]八嘎城主 > 章節目錄 2戰25 小田原城再建戰(7)

章節目錄 2戰25 小田原城再建戰(7)

    荒涼的野外。遠處,一高一矮兩個少女互相攙扶的走著。其中的一個少女好像是生病了一樣身體一直在顫抖著,顫抖著,最后終于好像忍受不了『病痛』的樣子。她單膝跪在地上,抬起頭想要說什么,卻被另一個少女捂住了嘴巴。

    「冷靜一點啊加州清光!萬一暴露了怎么辦?」

    沒錯,這兩個『少女』就是路夏和加州清光。

    被路夏的手遮住了嘴巴,加州清光只能無聲的抱怨著。

    『可惡,為什么穿女裝的人會是我!』

    事情還要回歸到不久前。

    「信長大人讓我們配合他拿下稻葉山城?只有三天的時間?」路夏拿著書信難以置信的看著木下藤吉郎。

    「沒錯。」

    「別開玩笑了,我們這么點人連守城都很勉強,還怎么去支援?」雖說建立這座城的初衷就是為了方便支援戰場,但是現在這座城給路夏的感覺已經是自身難保了,都這樣了還提什么支援。

    「終究是有辦法的。」就好像已經想好了對策一樣,木下藤吉郎的手指一直在桌面上敲著,路夏也只是被他的話所吸引,一直在觀察他的動作。

    「藤吉郎大人有什么好辦法嗎?」

    「你可知道這附近有一伙兒野武士?」敲擊的聲音停止了,木下藤吉郎問道。

    「野武士?」一瞬間想到了之前從稻葉山城逃出來的時候想要打劫她和加州清光的那群人,路夏點了點頭。

    「好像是有這么一群人。」不過木下藤吉郎是怎么知道的?難道他之前也遇見過?路夏覺得有些疑惑。

    「如果能把他們都招募進來的話,對支援信長大人應該是一股很強的助力。」

    「可是他們好像只喜歡錢吧?」這座城一直靠之前剩余的糧餉活著,而織田信長那邊好像也快山窮水盡了,怎么可能吸引那群野武士加入。

    聽了路夏的話,木下藤吉郎搖了搖頭。

    「不光有錢,還有……女人。」

    一聽到女人兩個字,馬上就想到了自己救回來的那些人。知道木下藤吉郎又把主意打到了那些女人的身上,路夏立刻反駁道。

    「別再把主意打到那些女人的身上!我只是救了她們而已,并不代表可以隨意的差遣她們!」之前死掉的女人已經讓路夏覺得很傷心愧疚了,再來這么一個的話……在路夏看來,村民就是村民,沒必要因為被救了一命就一定要把自己的命獻上去什么的。

    聽了路夏的話,之前一直保持著面癱臉沒什么表情的木下藤吉郎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

    屋內回蕩著他的笑聲,然而路夏卻是一臉懵逼的狀態。

    「喂,猩猩,你笑什么?」或許是這笑聲緩解了屋內的氣氛,路夏對木下藤吉郎的稱呼也開始不正經起來。

    漸漸地收斂了笑容,木下藤吉郎懶洋洋的抬起一根手指指了指路夏說道。

    「你不也是女人嘛?」

    「……」

    墨俁城路夏的書房——

    「什么?讓主人扮作誘餌去吸引那些野武士上鉤?這件事情我絕對不同意!」路夏剛解釋完,加州清光就第一個站出來反對。

    「是啊路夏,我們也不知道那些野武士到底有多少人,出事情了怎么辦?」螢丸也贊同加州清光的話。

    其他人也紛紛說出了自己的意見,刀侍們的反應都是路夏意料之中的。

    「沒辦法啊。藤吉郎大人表示他也可以扮成女人……只是感覺沒什么信服力就是了,成功率有點低啊。」

    聽完路夏這句話,眾刀侍的腦海中都顯現了出了一副木下藤吉郎穿女裝的樣子。

    莫名的打了一個冷顫,一瞬間鯰尾好像想到了什么,忍不住喃喃道。

    「可惡,為什么我覺得好像被什么東西蟄了一下?」怎么感覺好像以前遇見過類似的情況?

    眾人只是把鯰尾的這句話當成了玩笑,話題馬上又轉移到了路夏的身上。

    「這么看來,這座城里確實只有路姬符合這個誘餌的條件了啊。」髭切說道。其實最開始,髭切也是馬上就想到了城里面的那些被救出來的女人,知道看到了路夏的表態后髭切就明白了。路夏寧可自己上也不想再讓那些女人出什么事了。理解了這一點,也就沒有把這件事提出來。而刀劍們此時異常的團結,看來都想到一起去了,誰也沒有提城里面多出來的那些女人,就當她們是不存在的一樣。

    「太危險了,那些人可不管什么霸主天下之類的,不會因為你是個城主就對你心慈手軟的,反而會更高興才是。」

    聽到這里路夏點了點頭。

    「我知道啊,但是信長大人已經下達了命令讓我們三天之后支援攻打稻葉山城的戰役,我們不能就這么幾個人去吧?」雖說刀侍們都是能以一敵百的人,可是這樣實在是太明顯了。

    就在眾人都糾結的時候,螢丸突然跳了出來。

    「那螢丸大人穿著女裝跟路夏一起去當誘餌怎么樣?在路夏的身邊保護她!」

    「……」額,螢丸穿女裝?路夏想了一下螢丸穿女裝的樣子……唔,其實也沒什么違和的地方呢,只是……看了看螢丸背后的大太刀,路夏反射性的躲閃了一下。

    總覺得,雖然螢丸穿起女裝來可能很可愛,但是這把刀就讓人覺得有些害怕啊。

    螢丸句話剛說完,屋內就傳開了一種詭異的沉默。被這個沉默的氣氛弄得有些尷尬,螢丸的來回看了看見眾人都是一副見了鬼的表情,感覺有些傷心而選擇了隱藏。

    「當我什么都沒說好了。」本以為是個好計劃的……

    沒想到這個時候藥研的手突然搭上了螢丸的肩膀。

    「這是個好主意啊螢丸,只不過……你這背著大太刀不太好吧?」個子那么矮的『女人』卻背了一把大太刀,這個組合無論是什么人,哪怕是打劫的都要考慮一下是不是能活著回來吧。可是脫離了大太刀的螢丸,戰斗力基本上也就跟路夏差不多了。身為刀的化身卻沒有了刀,那跟普通人又有什么區別呢?

    「那……誰可以擔任跟我一起當誘餌的人?髭切?」路夏看向了髭切。髭切長的這么好看,穿女裝也不違和吧。

    「我?」髭切指了指自己。

    「我太高了吧,不過路姬你要是不介意的話我倒是無所謂……」

    上下打量了一下髭切,路夏搖了搖頭。

    「你怎么看都不像是個女人……」當之前的話沒說好了,路夏又把視線移到了藥研的身上。感覺到了視線的藥研撓了撓頭,有些尷尬的指了指自己的刀。「我是短刀,只能貼身保護大將你啊。」說著說著,藥研的視線移動到了鯰尾的方向。鯰尾愣了一下說道。「我是脅差,跟短刀的性質,差不多呢……」

    螢丸不行,髭切不行,鯰尾不行,藥研不行……

    「那山姥切呢?」路夏看著蹲在角落好像是在種蘑菇的山姥切問道。

    「我……可以,但是我也不像女人。」無論主人要做什么,山姥切都不會反抗的。只是,這個身體實在是有點高啊。

    竟然因為身體太強壯而無法達到主人的要求,這實在是……

    看向山姥切的方向,路夏揉了揉眼睛。

    『奇怪,怎么感覺山姥切的頭上好像多出了一朵烏云?』

    視線在屋內轉了一圈都沒有找到合適的人選,這些人都不合適,那就只有……

    路夏最終把目光鎖定在了加州清光身上。

    不,是路夏連帶所有的刀侍都把目光鎖定在了加州清光的身上。感覺到了眾人的目光襲來,加州清光抖了一下,張開嘴磕磕巴巴的問道。

    「你,你們想干什么?」

    天才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