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特勤艦隊 > 章節目錄 第二十九章曲 開拓者序曲 (二十九)

章節目錄 第二十九章曲 開拓者序曲 (二十九)

    聯邦本土因為第十七艦隊的事情鬧得沸沸揚揚,魯路本來無心參與進去,可誰讓魯路自己也是許多人眼里的刺頭兒呢。 ̄︶︺sんц閣浼鐨嗹載尛裞閲瀆棢つww%w.%kanshuge.lā于是首府各大勢力的幾番較量之后,放在魯路辦公桌上的,不僅僅有聯邦政府蓋著國會紅戳的文件,也有聯邦海軍統帥部最高監督親筆簽發的軍事命令書。

    “嘖嘖,這還真是時代變了。“魯路彈了彈手里的那份文件,臉上依舊是聯邦現在還沒完真是可喜可賀的無奈神情。

    炎黃聯邦早已經不是當年那弱小又可憐的模樣,在用強大的聯邦海軍滿足了最基本的安全需求之后,現在的炎黃聯邦需要的是開拓創新的精神。但換句話說就是,聯邦現在不再需要展示武力去恫嚇敵人,正是因為敵人已經在一次次的交手中被擊敗。于是,在宇宙時代的炎黃人思維里,理所當然的,軍方必然在此次交鋒中選擇退讓。

    “有句老話是怎么說的來著?我方對此深表遺憾,沒錯,就是深表遺憾。“魯路伸手摸了下鼻子,心底的無奈溢于言表想。只是他更清楚,對于自己如今的態度,真正在心底感到難過的人,正是那個看上去一臉平靜的隼。

    此時的隼處境其實十分尷尬,常年游離在外保持沉默的后果,似乎得到了充分的體現。沒有人知道隼是否自愿承擔家國交付的責任和義務,但是,這么多年之后,自愿與否已經不重要了,她已經是她的國家中不可缺少的英雄。對于這樣的英雄,心中滿是敬意的魯路并不在意自己吃點小虧的。

    數以千萬人的默默無聞,換來了如今聯邦情報部在外界的赫赫威名。而魯路面前的這只隼,終究是那數千萬人中,最擅長保持沉默的一員。因為魯路了解這一點,所以他更清楚的是,隼現在難過歸難過,卻并不愿意干涉自己的選擇。

    果然,沉默依舊啊。

    魯路這么想著,其實他挺想要保持沉默來著。只是,從他成為特勤艦隊大提督的那一刻起,他就永遠失去了保持沉默的資格。

    位高權重的另一面,則是連保留意見的選擇余地都沒了。

    “嘖,事到如今,好像也不能再拖了。“

    魯路知道能把這事兒拖到八月,對不甘不愿的保守派來說已經是付出了許多努力。但沒有人知道的是,魯路其實打從心底對這個結果完全是無所謂的。于是,帶著擔心抬頭看了安靜的隼一眼,然后才假裝自己十萬分的不平,狠狠的丟下手中文件,一手按開通訊器,在通訊列表里點出自己中意的執行者:“海麗,休假結束了。立刻來我這里一趟。“

    七月二十九日,原定出席陸戰隊年度演習研討會的海麗,在自己的休息室里接到了來自魯路的通訊。明明是一份最優先級的通訊,內容卻顯得太過于沒頭沒尾了。這讓一向行事一板一眼的海麗感到心情十分復雜。

    她出身于一個名聲不顯的家族,本身并非是嫡系,年幼時也不曾展露出過人的天賦。甚至可以說,海麗是在一個巧合的時間,巧合的地點,因為湊巧擁有相關的專業知識,而湊巧加入了特勤艦隊成為了其中一員。

    從那所士官學校畢業的人那么多,但參與了特勤艦隊成立以來所有戰事,還依舊活著的人卻是屈指可數。或許是因為特勤艦隊最初的成員越來越少的緣故,海麗總是認為自己得到的重視遠超過她的能力與天賦。并不是沒有自信,只是有著“軍團長“這一稱呼的海麗,有著充分的自知之明罷了。

    然而,在海麗自己看來,不過是運氣和努力,但是在很多人看來,她的確是具有某種才能,或者說是天賦。

    當聯邦號核心區大門自動打開的時候,穿著陸戰隊常服的的海麗,立刻就察覺到了異常。這份不知緣由的異常,讓海麗心底充滿緊張。這份緊張讓她不知不覺的,就將手中的迷彩軟帽捏扁了。更糟糕的是,海麗知道自己這種緊張感,并非源于覲見艦隊最高指揮官。即便魯路作為大提督,掌握著整個特勤艦隊所有人,包括海麗自己在內的所有人的命運。

    “二、四、八,八名警衛。”海麗察覺到了些許氣息,卻并沒有更多的時間躊躇,她在那些目光的注視下,踏著標準步伐進入通道,一步一步接近提督室大門。

    數名提督衛隊的成員,徘徊在核心區域,或許是出了什么大事,不過應該和自己沒關系。盡管海麗早早察覺到了異常,她本人更是被提督衛隊眾多成員用十二分嚴厲的目光注視著,而且自己的腦子里已經浮起疑惑,然而,這些疑惑立刻就被她自己拋諸腦后。

    如果讓魯路知道,在這短短幾十秒時間,海麗就完成了一系列思考的話,一定會大笑著稱贊:這是某種意義上的,只有海麗能做到的才能。然而,魯路并不知道,所以,出現在他眼前的海麗,依舊是一位符合基本定義的聯邦軍人。

    “聯邦海軍中校海麗,奉命前來。”對于海麗個人來說,軍事條例規定的標準動作早已經刻入本能之中,哪怕是閉著眼睛也能做到讓人無可挑剔。“向您致敬,提督。”

    “請坐,中校。”魯路神情冷淡的點點頭,對著海麗說道。“讓你來,是因為我想知道,你麾下的特別部隊準備好了。”

    魯路并沒有管海麗的想法,自顧自的說著自己的打算:“關于第十七艦隊的風波,想必你是清楚的,我們特勤艦隊是不可能置身事外的。而在一個月前,我命令你從你的部隊里挑選出人手,也正是為了應對這次調查任務。”

    對于魯路的說法,海麗的內心已經充滿惶恐。什么?特別部隊是為了執行調查任務?然而,她按照命令挑選的則是克隆人軍團里最不明白什么才是“人“的克隆人啊。在本土執行調查任務,選擇這些只懂得單線思考的死腦筋,這怕不是要鬧事?

    于是,在魯路停下話語的間隙,海麗惶恐的道:“提,提督閣下,您之前給屬下的命令,從軍團挑選出沉默寡言、努力訓練,又善于戰斗的,難道不是用來組建突擊隊的嗎?難道是屬下對命令的解讀出現了錯誤?“

    海麗此刻十分惶恐的認為,自己對上級命令的解讀出現了錯誤。雖然在一個月前接到命令時,還特意就命令文書上的內容請教了自己的老上司。當時穆振東是怎么說的來著,啊,對了,當時老上司很輕松的說:“這條件啊,三個大隊里挑不出來幾個,但是這分明就是讓你按照你自己作為模板嘛,不考慮戰斗力的情況下,你那灰鼠軍團里一大把好么。你就按照命令里的要求,把他們全部挑出來,組建成一個新的部隊嘛。“

    消息靈通,但是壞心眼的穆振東,就那么給自己的老部下挖了一個巨坑。

    在某些問題上超級遲鈍,似乎永遠處于懵懵懂懂狀態的海麗,理所當然的按照老上司的建議,將自己所有符合要求的部下挑了出來,又將他們按照作戰需要從新編組。同時,海麗在這一個月里,加強了部隊的訓練強度,并且帶著新組建的部隊參加陸戰隊的年中演習。

    可惜,這支人數上萬,還讓海麗傾注諸多心血的新部隊,在演習中被三大老牌戰隊輪流花式吊打。事實上,在魯路的通知到來之前,指揮官海麗中校還因為演習中的花式慘敗,陷入了對自己人生的懷疑中。

    對于海麗誠惶誠恐的表現,站在魯路身邊的隼不由得嘆氣,而后出聲解釋:“不,你沒有理解錯,給你的命令正如字面上的意思,而且,也僅僅是字面上的意思。”

    至于“并沒有深意,因為你理解不了”這種話,隼是不會說的。不過,海麗似乎從隼的話語里聽出了這部分意思,于是原本筆挺的身姿瞬間縮了縮。海麗自己當然是明白,她作為特勤艦隊的元老,手握灰鼠軍團指揮權,卻依舊只有中校軍銜的原因,就是因為她在執行命令過程中,完全無可救藥的直白反應。

    不過,現在看起來,海麗在特勤艦隊干一輩子也沒有問題。

    她的指揮官們對她的情況非常了解,下達給她的命令清晰而明確的,很少給海麗下達含有曖昧意義的命令。似乎是因為到了現在,已經沒有人知道,她執行能力的極限,當然也沒有人愿意去嘗試。

    這個沒有人中,同時包括了魯路和隼兩人。某種意義上,還是挺慘淡的。

    “咳咳。”魯路聽著隼的話,又看了看海麗這位部下頓時萎靡的神情,不由得干咳了一聲。在看到海麗又恢復了標準的立正姿勢之后,才不緊不慢的道:“總之,你上一個任務完成得不錯,所以,我認為你十分適合完成接下來的任務。”

    魯路眼神飄到自己桌面上的文件,蓋著國會和統帥部紅戳的命令書又怎么了,你們盡弄些雞毛蒜皮的事兒耽誤老子種田,就別怪我找海麗這個大殺器來完成命令了。純粹的執行字面意義上的命令,海麗在這個方面是有特別才能的,至少被海麗坑得吐血三升的鳳一舞提督,是絕對愿意舉雙手作證的。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