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女漢子的清穿路 > 206.第 206 章

206.第 206 章

    此為防盜章, 購買比例不足60%的, 24小時后才能看到正常內容

    “聽說, 長房通過明珠大人那條線, 大小姐會進入大皇子的府邸”李嬤嬤道。

    “呵,你真以為什么好事,現在朝中有太子殿下在,雪晴進了大皇子府邸又能如何,長房也是心比天高, 命比紙薄,反正我們陽兒可不需要那么高的志氣, 只要陽兒找一家境還不錯, 夫君為人也還上進的就好,這樣, 她幾個哥哥也能照顧到陽兒”蘇太太笑了笑, 對自己的女兒,她是一百個滿意。

    “太太真是慈母心腸”李嬤嬤笑道。

    “什么慈母不慈母的,陽兒是我肚子掉出來的一塊肉,蘇家男子多, 獨獨得了雪晴和陽兒兩個女娃娃, 當時正處在分家的風口浪尖,我的陽兒出生不過一個月,就被夫君送給老夫人去照顧, 以至于陽兒和我離了心, 倒是因禍得福, 陽兒生了那場大難,雖然忘了一些東西,但是卻和我親近了起來,真是老天保佑”蘇太太臉上露出滿足的笑容。

    “忘了也不打緊,反正小姐還小,慢慢來”李嬤嬤道。

    “恩,不過陽兒也該學著管家了,等午后,把以往的賬本都找出來,讓陽兒先看看”蘇太太看著外頭的太陽,想到陽兒,那開朗的笑容,即使聽到老爺又去了姨娘房里的消息,她也不怎么難過了。

    自從教她的幾個先生走了,雪陽就覺得非常無聊了,她看了看天氣,今天的日頭倒是不錯,于是雪陽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吩咐秋兒拿上籃子,和她一起去花園。

    “小姐,你摘這些桃花做什么呀,這可是桃姨娘最喜歡的花啊”秋兒用手帕捂住自己的鼻子,看著自家小姐辣手摧花,整個人都快暈了。

    “釀酒啊,放心,這么多桃花,我摘一點,不影響明年結果子的”雪陽道。

    秋兒覺得有道理,反正這樹桃花這么多,小姐摘一點也沒什么,不過秋兒看著爬在書上的雪陽,擔憂道:“小姐,您還是快下來吧,讓小廝去摘就可以了,小心摔下來”。

    “要是活兒都讓小廝干了,那我還有什么意趣”雪陽在桃花樹上上下攀爬。

    “啊……,姨娘,你看你的桃花樹”雪陽差點被一個女人的尖叫聲給從樹上給嚇得掉了下來。

    雪陽穩住了自己的身子,向嚇她的地方看去,發現一個美人癡癡的看著她。

    雪陽有些不好意思,她認得這個美人,是他爹的姨娘,雪陽從桃花樹上跳了下來,向美人走了過來,“姨娘?”。

    美人癡癡的看著她,眼睛中充滿了怨氣,然后一行清淚就從眼睛中滑落。

    雪陽摸了摸自己的后腦勺,mmp啊,這個美人喜歡上自己了?明明自己現在的形象還挺軟妹子的啊,雪陽想起在現代的時候,那些美女看著自己,也是含著怨氣,不是自己不接受她們的表白,自己真的是一個性取向正常的妹子啊。

    “小姐未免心也太狠了一些”美人含淚開口。

    雪陽心中哀嚎,終于來了,蒼天啊,你究竟是和我開什么玩笑,雪陽想起上輩子美人也是這樣對她說,雪陽,你的心未免也太狠了一些,這些日子以來,我的付出你都看不見嗎?我那么喜歡你,你為何不喜歡我,是我長得不漂亮嗎?還是我不夠溫柔、不夠優秀?為何就無法打動你這冰冷的心,雪陽在心里只想說:你什么都好,就是性別相同,如何相愛?不過眼前的這位美人,你都是我阿瑪的姨娘了,就沒有必要這樣了吧。

    在雪陽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時,美人繼續開口了,“好好的花,掛在枝頭,小姐為何要這樣辣手摧花?白白害了它們的性命?”。

    唉唉唉,雪陽瞪大眼睛,她現在特別想不顧形象的掏掏自己的耳朵,她是聽錯了嗎?居然不是和她表白的話。

    “它們原本無憂的生長在枝頭,現在卻提前被小姐給摘了下來,她們一生本就短暫,沒想到還要被人把玩,最后的結局就是香消玉殞,小姐如何忍心?”美人看著籃子里的桃花,眼淚流得更兇了?

    雪陽想了想,看著美人哭得這么兇,她還是應該開口安慰一下,“你和這些桃花有關系嗎?”。

    美人搖了搖頭。

    “那你哭什么呢?這些花開了,最后還不是要掉落在泥土里面的,等花謝了,就該結果子了,反正早謝晚謝都是要謝落的,我現在把它們摘下來,再去釀酒,也全了它們一生,怎么叫香消玉殞,只能說殊途同歸,畢竟他們結果子了,最后果子也是要落入我的嘴里,它們釀成桃花酒,最后也是落在我的嘴里,安啦”雪陽大咧咧的露出了一個笑容,她這話說得有水平吧,她怎么這么有才,這么會安慰人,雪陽給自己點贊。

    美人一副不可置信,渾身都氣得發抖了。

    “姨娘,我告退了”雪陽覺得安慰人這樣就夠了,萬一做得太過,美人又喜歡上自己怎破?她還急著去釀桃花酒呢,唐寅的桃花庵歌她還能背呢?桃花塢里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桃花仙人種桃樹,又摘桃花換酒錢……。

    雪陽剛洗干凈桃花,蘇太太就過來了。

    “這是干什么呢?”蘇太太看著桃花花瓣,奇怪的問道。

    “釀桃花酒啊,額娘,你怎么來了?”雪陽有些疑惑。

    蘇太太把雪陽拉到一旁坐下,道:“你也大了,管家的事宜也該熟悉起來了,我帶了一些以前的賬本過來,你先自己看看,不懂的地方就拿過來問我”。

    蘇太太示意李嬤嬤把賬本拿出來,遞給雪陽。

    雪陽接過賬本,認真看了看,頓時覺得還挺有趣的,至少寫賬本的人字還挺不錯,比她一手狗爬的字要好,不過這不能怪她,她那么多年都是用的鉛筆,鋼筆,水性筆,忽然讓她寫軟趴趴的毛筆,字自然是狗爬的。

    “額娘,你放心吧,我一定好好看”雪陽翻了翻賬本,現代,她母親就是會計,查看賬本這種事,母親從小就教過她,看賬本,她是行家啊。

    “額娘也相信我家陽兒”蘇太太見雪陽充滿了熱血,笑了笑,并未打斷她,陽兒初次接觸賬本,怎么知道賬本中的陷阱,大約就是將賬本中的數據統計一下,看有沒有出錯,先讓陽兒練練手也好,等她知道難處了,再教她。

    “嘿嘿”雪陽笑瞇瞇的,對自己充滿了迷之自信。

    等蘇太太走后,雪陽和秋兒快速的將桃花酒弄好,封泥,最后讓小廝把桃花酒埋到地底下去,自己則洗干凈手,開始翻閱賬本。

    楊嬤嬤有些不太開心,為何她們要避開呢?她們家格格又不是輸了那位林格格一籌。

    雪陽也看見了楊嬤嬤的不愉快,道:“你看她那個樣子,走得那樣慢,等到福晉院子還不知道要什么時候,萬一被她叫住,請安遲到了可怎么辦?”雪陽找了一個借口。

    楊嬤嬤一想,確實,給福晉請安最重要,要是第二天就遲到了,免不得說自家格格輕狂,這回就讓讓吧。

    雪陽見楊嬤嬤同意,舒了口氣,她也知道楊嬤嬤是為了她好,可是,她還是好想回現代,這種勾心斗角,姐姐承受不來啊。

    “格格,蘇格格居然換了一條路,真是沒有規矩”林亦舒身邊的宮女梅兒滿臉不忿。

    “算了,你少說幾句,本是我們先沒等蘇姐姐,蘇姐姐怪罪也是應當的”林亦舒輕輕蹙著眉頭,整個人帶著憂傷,看上去柔柔弱弱的,讓人恨不得捧在手心里疼。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