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伊塔之柱 > 《伊塔之柱》 第三卷 怒海,風暴匯聚 第二十八章 流放之路 v

《伊塔之柱》 第三卷 怒海,風暴匯聚 第二十八章 流放之路 v

    來到方鸻跟前的一共兩人。

    一個身穿鏈甲衫,腰間懸著長劍,戴著一雙皮手套,上面的管子連著身后的魔導爐,留著一頭干凈利落的短發的年輕人。

    對方裝作干練,但左盼右顧的樣子早已將之出賣了個徹底,黑漆漆的眼底雖然還含著一絲警惕,可一只手緊緊按在劍柄上,明顯顯得怯了場。

    從他佩戴的魔導爐看,等級還不到十五級,甚至比不上七海旅團中的大多數人,只是一個新人罷了。

    他另一只手護著身后的一位少女,那就是先前所說的第二人。

    與年輕人相比,反而是這個少女顯得更加鎮定,她皮膚不是那種養尊處優的千金小姐般的白皙,而像是日常參與勞作的農家少女一般的健康的小麥色,裹了一方手帕,將亞麻色的頭發綁了起來,干凈而利落,平坦的額頭下,是一雙棕色的眼睛,好像閃爍的皓石,藏在濃密的眉毛下面,給人的第一感覺是冷靜,但含著憂傷,又帶著一絲懷疑地看著他們。

    方鸻看到這個少女時略微產生了一絲疑惑,心中總覺對對方有些熟悉感,但仔細想來自己與她父親有過一面之緣,對方臉型上可能繼承了她父親的幾分味道。

    尤其是那種沉穩堅毅的氣質。

    那個護送少女前來的年輕人,之前也與他見過面,在那次談判中,對方正是跟在西里安身后的幾個年輕人之一。

    “艾德團長。”年輕人一看到方鸻就上前來,但一時之間又不知道該說什么,說來他們其實并不熟,這還是第二次會面而已。

    當然他也不是對面前這些人全然無知,自從通緝令的事情鬧開之后,他就在社區上查過前因后果。甚至發現,自己還其實看過對方在多里芬那一戰的影像記錄。

    他對那場戰斗至今記憶猶新,那戰斗的主角毫無疑問是那些天才之中的佼佼者,或許今天還算不上頂尖,但總有一天會大放光芒的。

    他平日里身邊可見不到這樣的人,因此心中也不由對方鸻生出些夾雜著好奇的崇敬來。

    事實上在選召者看來,能被王室通緝本身就不失為一種傳奇了,何況他們還登上了聯盟的灰名單,縱觀超競技的歷史,上過灰名單的又有幾個人?

    公會垂涎聯盟的積分懸賞,但這與普通選召者關系又不大。聯盟維護的是大公會,與其后俱樂部聯盟的利益,其實就個人來說,對聯盟不滿的人大有人在,只是敢怒不敢言而已。

    只要沒有違反《星門宣言》,違法犯罪,登上一個灰名單算什么,在許多人看來灰名單上才是英雄好漢呢。

    君不見loofah就在灰名單上面?

    只不過沒有被積分懸賞而已。

    方鸻還不知道這個人在自己面前躊躇不安些什么,這時他身后艦務官小姐笑了一下開了口:“‘地底的核桃’先生,對嗎?”

    那個年輕人微微一怔,看著貴族小姐差點沒反應過來,“你、你是希爾薇德小姐?”他大約是從沒見過這么好看的人兒,張大嘴巴,好半天才趕忙心虛地移開視線。

    方鸻怔了一下,還沒弄清楚自己的艦務官小姐是怎么會認識對方的。不過對方這id倒是有些意思,地底的核桃,還地底的花生呢。

    “東西帶來了嗎?”希爾薇德輕輕頷首,笑著問。

    地底的核桃趕忙點了點頭,從身后解下背包,小心翼翼地放在地上,然后打開來。

    一道璀璨的光芒映入方鸻眼中,那背包之中裝得滿滿的竟皆是晶瑩剔透的水晶,淺黃色,但內里仿佛無時無刻都在向外放射著五彩的光華。

    方鸻一眼便認出這是土源晶,不同的源晶石有不同的顏色,黃色就代表著大地,而顏色越純正,證明水晶的品質越高。

    這些土源晶的品質可以說相當高了,一般晶石礦層之中出產的晶石很少會有這么高品質的,也不知道藝術之爭是從什么地方弄來這么一批土源晶的。

    雖然早知道對方會帶著土源晶過來,但看到這東西時方鸻還是不由自主有些激動。

    為了這些東西他們費了多少心思,但這一切都是值得的,只要拿到了土源晶,他就能用星芒煉金陣去實現心中的一些想法了。

    對于現在的七海旅團來,任何能提升他們實力的東西都是重要的。

    “這是其中一部分,”地底的核桃說道,“剩下一些帶在我同伴身上,他們按你的吩咐,正在前往奧貝之淚湖的途中。”

    他抹了一把汗,“現在可以證明我們沒有說謊了吧,希爾薇德小姐,那份約定是不是可以生效了?”

    希爾薇德笑瞇瞇地:“不著急,我們也沒急著讓你們履行約定不是么?”

    “約定?”方鸻聽得一頭霧水,終于忍不住插了話:“希爾薇德,你們在說什么,什么奧貝之淚湖?什么交易?”

    “自然是船票,船長大人,”希爾薇德輕輕向他眨了一下眼睛:“用這些土源晶來購買一個貝季小姐被送到安全之地的保證,這就是船票,這不是事先約定好的么?”

    “可是……”

    可是之前好像也沒提到這些啊?

    希爾薇德微微一笑:“這是為了保證這一切的真實性,我與地底的核桃先生在社區之上擬定了一份備忘錄,他向我們承諾若這個交易包含虛假信息,就得向七海旅團賠付一筆天價的賠償金。那份備忘錄是按你們的法律簽署生效的,當然走的也是你們那邊的通道——”

    “此外,我們當然還有在羅曼女士面前的公平契約——”

    方鸻逐漸瞪大了眼睛。

    電子合約?

    對啊,要是把這件事當作一方選召者對另一方發布的委托的話,他們完全可以走社區流程,按電子合約的方式界定雙方應負的責任。

    社區是星門港負責,受《星門宣言》約束的,超競技聯盟可管不到個人與個人之間的交易。

    這樣一來,這是陷阱的可能性就大大降低了。

    自己和原住民打交道習慣了,一時間差點忘了自己也是選召者,選召者與選召者之間打交道可不僅僅局限于艾塔黎亞的形式。

    何況還有羅曼女士……

    方鸻一時間有點無語,原來問題真這么簡單。

    但他忽然反應過來什么,趕忙把自己的艦務官小姐拉到一邊,悄悄問:“你怎么和他們簽訂合約的,你不是沒有社區id么?社區可不認可選召者與原住民之間的合約,他們只認注冊賬號的,你不會被這些人騙了吧?”

    方鸻生怕自己‘涉世未深’的艦務官小姐,被這些奸詐狡猾的選召者給騙了。

    希爾薇德抿著嘴笑了笑:“我是船長大人的艦務官,自然用的是船長大人的賬號和他們作交易的。”

    “等下,”方鸻又懵逼了,“你用的我的賬號,什么時候?我怎么不知道?”

    希爾薇德眼睛都笑彎了,“不敢麻煩船長大人,我讓塔塔小姐代勞的。”

    “不是,塔塔小姐她也不能不經過我的同意……”

    “可船長不是把社區上的事情都交給她打理了么?”

    方鸻張大嘴巴,這才意識到問題的根源竟然出在這里。

    他忽然臉色一變,趕忙沉入心靈世界之中,塔塔正在讀書,把一只手放在睡得正香的妮妮頭上。

    看到他出現,她才抬起頭來,安靜地問道:“騎士先生有什么事么?”

    當然有事了,而且事很大。

    “塔塔小姐,”方鸻問,“你怎么把我的賬號告訴希爾薇德了?”

    塔塔側著頭聽完,輕輕眨了一下眼睛,“希爾薇德小姐讓我幫一個忙,是關于騎士先生的。”

    “不是,那你也沒問過我啊。”

    “可騎士先生不是說過,希爾薇德小姐她可以完全信任么?”

    方鸻張了一下嘴巴,“等等,我什么時候那么說過?”

    “在騎士先生心中,是這么想的。”

    方鸻:“……”

    他揉了一下腦門,這才想起塔塔小姐是可以讀心的。

    “好吧,”他說,“雖然我和希爾薇德小姐彼此是可以完全信任的,但這不代表著我們之間彼此是沒有**的,你明白嗎?”

    妖精小姐認真想了一下,“不明白。”

    好吧,要和一個彼此分享心靈世界的龍魂小姐解釋**這個東西,實在有些困難。

    反正他在塔塔小姐這里,是沒有**權可言的。

    但他想了一下,還是說道:“總而言之,有一些事情塔塔小姐是不用告訴希爾薇德的。”

    “比如說騎士先生上次和我說過的那些,不許我去看的那些記憶么?”

    “……說起來騎士先生你之所以那時候老挨揍,其實也不是沒有原因的。”

    “快別說了,”方鸻快哭出來了,“你明白就好。”

    塔塔立刻乖巧地閉上口,安靜地一言不發。

    方鸻有點無語地退出心靈世界,看著正笑瞇瞇地看著自己的希爾薇德。

    他總有點心虛的感覺,那感覺大約是自己的手機和私人通訊錄正被女友拿在手上的感覺。

    “那、那奧貝之淚湖又是……?”

    “那是戰蜥人的棲息地,因為托拉戈托斯的事情,現在考林—伊休里安聯盟與它們關系十分緊張,王室的通緝令在那里多半什么也不是,”希爾薇德笑著答道,“同理,與王室關系十分密切的弗洛爾之裔它們多半也不會待見,我想讓他們幫忙去打探一下那邊的情況,順便看看七海旅人號能不能在那里附近找一個地方休整。”

    “所以說,”方鸻干巴巴地問:“這也是那個……交易的……一部分?”

    他看著希爾薇德點了點頭,忍不住心里想:所以說自己的艦務官小姐究竟把這張船票賣了幾份價錢?

    而且她讓七海旅人號走這條路線,應該早考慮到了奧貝之淚湖這邊的事情,說起來考林—伊休里安為什么會和戰蜥一族關系緊張,還不是他們干的好事。

    他們在芬里斯拆穿了托拉戈托斯的陰謀,才把戰蜥人一族牽扯了進來,合著到頭來戰蜥人還得以德報怨,幫他們一個大忙?

    方鸻一時間心中只覺得荒誕無比,而且自己艦務官小姐身后那條狐貍尾巴顯然又顯現了出來,還悄悄搖晃了一下。

    ……

    地底的核桃在一旁看著方鸻與希爾薇德走到一邊去竊竊私語,一時間不由有些緊張與不安。

    他們幾個人一時頭腦發熱,懷揣著選召者的一腔熱血,把人給救了出來。但離開奧倫澤之后,才發現除了一開始定下那個當時覺得十分高明的計劃之外,好像并沒有留第二條路可走。

    而那個當時覺得十分高明的計劃,現在看來似乎也不是那么靠譜。

    以源晶石作為籌碼,讓方鸻一行人送他們到安全的地方去,雖然有合約作為約束,可關鍵問題是——對方真的會同意么?

    他們原本認為應該會同意——

    但現在地底的核桃不由有點躊蹴起來,他們怎么沒多考慮一下萬一對方不同意的可能性呢?

    他們有什么補救的手段?

    好像沒有。

    這也是新手們常常會犯的錯誤之一,把計劃想得太過理所當然,他忍不住用手抹了一把汗,。

    一條手帕從一旁遞了過來,地底的核桃不由回過頭去,才發現身后的貝季小姐不知什么時候取下了頭上綁著的帕子,一頭亞麻色的長發披散在身后。

    “謝謝你們,核桃先生。”

    “呃,不客氣……”地底的核桃忽然有點后悔自己進入這個世界時,隨便取了這個id。

    貝季輕聲開口道:“其實你沒必要低聲下氣地求他們。”

    地底的核桃微微一怔地看著她。

    “其實要不是他們的話,我父親也不會被人冤枉。”

    “呃,不是,”地底的核桃差點沒被嗆到,“話也不能這么說,貝季小姐,西里安先生的事情……”

    “我明白,他們不是主要的原因。不過假設他們愿意幫我們,其實也是看在那些源晶石的份上,對嗎?”

    地底的核桃愣了一下之后,不由點了點頭。

    “所以我們拿出我們需要付出的那一部分,而不必要再額外付出什么別的東西。”

    “但他們或許會不同意。”

    “那我就和你們一起離開這個地方,去奧貝之淚湖畔,蜥人一族控制著那個地方,他們不會讓奧倫澤執政官的人進入的。”

    “或許……”

    地底的核桃搖了搖頭,如果說做最壞的打算,這的確是個不是辦法的辦法。

    但到了奧貝之淚湖之后呢,他們沒有飛空船,不可能穿過奧貝濕地的。

    不過少女表現出的沉著或多或少讓他松了一口氣。

    雖然早知道西里安大叔的女兒有異于尋常少女的堅毅,不過自己的父親鋃鐺入獄,她還能保持冷靜的思考,還是讓人感到有些意外的。

    方鸻與希爾薇德討論了一陣之后,才走了回來。

    關于貴族小姐事實上掌握了他的社區賬號的事情,他只好捏著鼻子認了。“反正通訊記錄中也也也沒有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就就算是彌雅小姐的事情,希爾薇德也是知情的。”

    何況他們之間也是清清白白的。

    “地底的核桃先生,”希爾薇德這才笑著答道:“船長大人他同意護送你們到凱蘭奧,那個地方在王國的邊陲,對于你們來說應該是安全的地方。”

    “而這段時間你們可以和我們一起行動,我們會在船上給你們安排房間,但為了兩位的安全起見,個人通訊設備必須要暫時交由我們保管。”

    她停了一下,才道:“歡迎光臨七海旅人號。”

    地底的核桃微微怔了一下,才反應過來自己沒有聽錯。

    他忍不住大喜過望,要是方鸻不同意的話,他們只好去奧貝之淚湖,可那里相對于十多級的他們來說并不安全。

    至于上交通訊水晶,他當然明白這是應有之意,立馬點頭道:

    “沒有問題。”

    ……

    拿到土源晶的第一時間,方鸻就直接進入了兩耳不聞窗外事的閉關狀態。

    因為時間對現在的七海旅團來說過于緊迫,每一分每一秒鐘都有其含義。

    無論如何,提升實力才是當務之急。自從從霧峽以來,他其實早安排好計劃,只是等這批土源晶實在等了太長時間。

    而關于煉金陣‘星芒’如何運用,方鸻自然也早有想法。事實上自從開始制作γae型魔導爐以來,他就一直在思考關于自己對于靈活構裝的運用方式。

    過去,他雖然手邊從未缺乏過趁手的靈活構裝,但從依督斯一戰之后,方鸻也逐漸意識到一個問題:自己是否太過依賴于某一類核心靈活構裝?

    尤其是自從從銀色維斯蘭獲得能天使之后,他幾乎很少再使用其他類型的構裝,只偶爾在攻堅戰時用上奧爾芬的雙子星這類重型構裝。

    他雖然還有一些類似于ts-1潛伏者,尖嘯女妖,鏡像者,工程機這一類型的構裝,后來又加入海妖與黃蜂兩類構裝,但這些構裝輔助有余,并不能算是戰斗中使用的核心構裝。

    認真說來,這些靈活構裝他可能還沒有火巨靈用得多,而火巨靈從使用方式來講,其實都算不上是靈活構裝,更像是一種靈巧炸彈。

    對于戰斗工匠來說,改變靈活構裝的多樣性配置是一條提升戰斗力的捷徑,這就好比說兩個牧師加上八個重甲戰士,發揮出的戰斗力幾乎是肯定大于十個重甲戰士一樣。

    他過去是沒有機會,主要是因為在較低等級時可供戰斗工匠選擇的余地并不多,而擁有能天使這樣的高性能異體,對于同等級的其他構裝體幾乎是碾壓一樣的差距,除非他能拿到其他同水平的異體,否則還不如純堆數量提升來得大。

    但到了二十二級這個分水嶺往后,靈活構裝的種類開始百花齊放,就算是異體與普通型之間也很難再達到碾壓性的差距,因此構裝體之間的戰術搭配,也開始變得重要起來。

    過去在伊斯塔尼亞那個遍地都是魔導構裝的地方,他實在很難找到適合自己戰術的構裝體圖紙來學習,但現在已經離開了銀沙沙漠,他就不得不認真考慮一下未來的路了。

    方鸻首先問了自己一個問題:

    自己究竟需要什么樣的靈活構裝?

    選擇什么樣的靈活構裝,當然不是靠天馬行空的想象力決定的,否則他只需要把自己已知的最強的異體構裝一一列出來就可以了,但那又有何意義?

    那些圖紙往往掌握在各大組織手中,而且還分散得林林總總,普通人能得到其中之一已是萬難,還何況全部?

    就算他真走了狗屎運把夢寐以求的陣容集齊,但只怕到了那時候自己的等級也早已過了使用這些構裝體的時候。

    因此腳踏實地一點的做法,是去衡量自身可能收集到這些構裝體的難度,與在收集的過程當中自己能否掌握相關的知識與技巧。

    最后,再從性價比之中取一個折中點。

    在盡可能可以獲得的情況下,去追求那些盡可能優秀的靈活構裝。

    構裝體的設計當然是有優秀與普通之分的。

    比如在同等級的水平下,能天使要是可以得滿分的話,iii型持劍人大約只能得四十分不到。

    以這個理論為基礎,工匠們在構裝體的設計上列出了十級劃分。

    從f到ss級,以及兩個額外等級。

    在二十二級之下,由于構裝體種類十分匱乏,所以一般也不套用這個等級劃分。

    不過一般來說,能天使可以看做a級構裝,而持劍人iii型這種量產貨色最多只能算是e級。

    而到了二十二級之上,這套分級系統就可以精準指定不同水平之間構裝體的實力差異了。

    方鸻估算了一下自己狩龍人,起碼也有s級上游靠近ss級的水平,要是自我行動的狀態下,套用了銃士的技能模板,它幾乎肯定是ss級構裝體,而且還是頂尖的那種。

    因此狩龍人是完全可以替代能天使,作為他在這一個階段的核心構裝的。

    而核心已經確立,接下來就是要圍繞它進行構裝軍團的構建了。

    是的,構裝軍團——除了至高者與掌控者之外,這是每一個戰斗工匠的追求。

    只是對于方鸻來說,這個概念可能來得早一些而已。

    作為核心構裝的狩龍人,是一種人形戰斗狀態下的可遠可近的均衡型構裝。

    因此他要與之搭配的,自然必然不會是另一種均衡型構裝,否則那豈不是定位重復了?

    而就靈活構裝來說,雖然看起來五花八門,但對于工匠們來說,其實類型并不多。

    按形態來分,人型,獸型,特殊型與飛行型。

    具體又分為雙足、四足、多足、輪式、履帶、浮空或飛行類型不同,但具體差異不大。

    按攻擊方式來分,魔法,近戰或遠程與不能攻擊。

    按職能來分,有偵查、輔助、戰斗等等。

    但真正核心意義上的主戰類靈活構裝分類,其實只有六類。

    靈巧型,重裝型,魔導型,均衡型,特殊型與主構裝。

    然后再加上進攻向或是防守向。

    像能天使就是一種靈巧型的進攻向構裝。

    而狩龍人則是典型的均衡型進攻向。

    奧爾芬雙子星則是重裝型防守向。

    進攻向的職責是擊破敵人,防守向的主要用途則是用來保護煉金術士本人。

    至于發條妖精之屬,事實上不屬于主戰類構裝體。

    戰斗妖精的話,大約是偏向于靈巧型進攻向,但實力太弱了一些。

    作為均衡型的狩龍人,其實是一類特殊的靈活構裝,均衡型無論是進攻向還是防守向,其實都是攻守兼備的角色,也無愧于其均衡的稱號。

    只是進攻型的均衡構裝以攻代守,防守向的以守代攻罷了。

    因此他有狩龍人作為近衛與奧爾芬雙子星這臺鐵憨憨構裝作為雙保險之后,其實接下來需要的構裝已經非常明確了。

    就是進攻向夠強的靈巧型構裝,最好是還具備一定魔導能力。

    這就是他打算把星芒煉金陣,與手頭這批土源晶使用的方向。

    方鸻給了這個計劃一個代號:

    槍騎兵。

    ……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