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大國醫 > 章節目錄 455、代王

章節目錄 455、代王

    。

    徐小樂覺得王府醫官對他很不客氣,在那位良醫正看來自己卻已經很客氣了。

    大明制度,各藩王府中有良醫所,主官就是良醫正。良醫正是正八品文官,比徐小樂高得多。如果從官府的公文來看,徐小樂只是有品級的醫學生,勉強算是醫士,連御醫都算不上。到了大同府,也只是個府醫學正科——從九品剛剛入流的小官。

    在官本位之下,良醫正自認為已經足夠禮賢下士了。

    只是徐小樂并不把這品的差距看得很重,也不覺得這個名不見經傳的良醫正需要特別對待——這人并沒有拿得出手的病案和醫理嘛。

    兩者之間完全是用雞同鴨講,自然都覺得對方不夠尊重自己。不過總算二人都是文官,也不至于因為點意氣就鬧特別大的別扭,磕磕絆絆約定了入府拜見的時間,以及當日需要注意的衣著和禮儀。

    這原本該是王府長史司的工作,不過代王并不是很在意這些細節,索性就叫良醫正代勞了。

    徐小樂聽了個大概,基本就是保持禮貌和尊重。他對此并不覺得很復雜,怎么說他也是宮里出來的。圣天子陛下不知道比代王高到哪里去了,他跟圣天子談笑風生,何況介藩王呢。

    到了約定的日子,徐小樂換上公服,騎著墨精就去代王府了。大同的百姓對牲畜見得最多,看到墨精這樣神駿的騾子并不感到意外,但是看到騎騾子的官員卻大為驚奇,好多人就跟在墨精屁股后面看了路,直到徐小樂到了代王府照壁之下才散去。

    徐小樂通報如儀,被人接引進去,直接登堂拜見代王。

    代王年約四十,頗有些好奇地看著徐小樂進來。他等徐小樂擺出了見禮的姿態,便道:“免禮。”

    徐小樂還是沉了沉腰,這才站直,抬眼偷看了眼代王,心說這位代王殿下跟兩位圣上長得并不很像嘛。不過想想他跟皇帝其實都隔開兩三代了,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真要細究起來,太宗之后的幾位皇帝都沒有太宗的那把大胡子,也不都不像太宗那樣驍勇善戰。

    這位代王是第二代代王,論輩分是當今圣上的叔公。之所以輩分這么高,是因為第代代王比太宗永樂皇帝小十四歲,壽命卻很長,在位五十五年,享年七十三歲。世子朱遜煓沒機會上位就先死了,由如今這位朱仕壥承襲代王位。今代王的祖母是徐達的次女,卻也看不出他有什么武勇氣概。

    代王看了徐小樂也覺得不像是仙風道骨的神醫,很有煙火氣,道:“徐先生,你多大了?”

    徐小樂回了禮,表示不敢當這個“先生”,就答道:“殿下何必問我年歲?醫術豈在齒齡?”

    代王被噎了下,反倒覺得有些新奇感。他撫掌笑道:“這真是破天荒頭遭見到你這樣的客人。不知多少年沒有人敢在代王府如此放肆了。”

    徐小樂奇怪道:“我聽聞天家愛惜百姓,親民和善,殿下何出此言?”

    代王朱仕壥笑而不語。

    他的祖父朱桂曾經脾氣暴躁,建文元年時,因罪被廢為庶人——當然這也是建文不夠老辣,頗有些削藩的意思。直到太宗皇帝奉天靖難,登極大寶,才恢復了朱桂的王爵。可是朱桂仍然沒有吸取教訓,多次被人控訴行為不軌,后來太宗皇帝敕列其罪狀共三十二條,召朱桂入朝,朱桂竟然不去。太宗第二次召他,他才勉強上路。不過太宗在中途又把他遣還大同,同時革去了他的三護衛,直到永樂十六年才恢復護衛。

    這樣個脾氣暴躁,甚至有些“暴君”氣象的藩王,誰敢硬頂?

    當然,作為孫子不能說祖父的不是,所以朱仕壥只能笑而不語。更何況他不清楚徐小樂是真的不明真相,還是揣著明白裝糊涂,所以笑而不語才是最好的應對。他可不像祖父,那位是真正的太祖龍脈,太宗的親兄弟……如今的皇帝跟他可沒什么情誼可言,真要是肆無忌憚,被王府長史或是其他地方官參本,說不定連王爵都保不住。

    尤其是土木堡之變中,大同鎮十分不上臺面,朝中甚至有種論調說大同鎮跟瓦剌人私通,故意陷害上皇。這讓負責“監守地方,為朝廷藩籬”的代王很丟臉。

    非但丟臉,還險些丟了性命——若不是郕王登極,天知道上皇會有什么雷霆震怒。

    代王朱仕壥微笑道:“有膽色。今日請先生前來,實則是王妃有請。”他轉頭身邊內侍,道:“帶他去見王妃。”如此輕慢地打發徐小樂,顯然也是因為小樂剛才的應對太過生硬,讓代王殿下不悅了。

    徐小樂心說糟糕,自己在婦科上面的造詣不夠啊!來就看婦科,可別是太復雜的病癥。他難得有些忐忑,不過隨著內侍走了截,眼看著王府中雕欄玉砌,宮人婷婷,心思不自覺就放松了,心中又說:治不好就乖乖承認,讓王爺另請高明,他總不能跟大夫計較,天下也沒哪個大夫能夠拍著胸脯說包治百病的。

    這么想,心情豁然開朗,卻意外地想到了李西墻。徐小樂心道:或許我那個不著調的師父還真能打出“包治百病”的幌子,噯,見他的時候覺得煩,時間久了沒見卻又有些想他。也不知道他跟那個寡婦怎么樣了,會不會被寡婦的夫家抓奸在床,打得遍體鱗傷?

    想到了李西墻,徐小樂自然又想到了師叔祖孫玉峰。他對師叔祖更加思念,然而思念之中又羼雜著畏懼。平心而論,師叔祖交代他的兩件事他都沒做到:好好讀書、暫莫行醫。如今他讀書不見長進,行醫卻行成了名醫,等見到師叔祖時還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徐小樂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突然想到師父和師叔祖,似乎是冥冥之中的天意,他突然聽到了絲若有似無地琴聲,腦中轟然炸響,只剩下四個大字:神仙姐姐!

    ……

    ……

    成祖是嘉靖十七年改上的廟號,在徐小樂的時代,永樂皇帝的廟號還是太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